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04章 制造罪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面对再一次集中到自己身上的众目光,若璃不由得暗自咽了口唾沫,用无邪的微笑来掩饰心头的紧张。她表面上看来淡定如往常,天知道,她心都快从心口蹦出来了!这感觉,就好像上一次她跪在皇帝面前,请求他大赦天下时一样。
这一次,可不会再有皇后一类的贵人出来相助了,只能靠自己,所以绝不能出纰漏!
已经走到这一步,若璃也不再迟疑,定下心神来,对赫连长羽扬起微笑,故作天真地问道:“王爷你这是拿的什么好东西啊?阿璃也要!”
赫连长羽一怔,眼中带着半分不解半分惊恐的神色,连忙说道:“别说瞎话!乖乖回去,让长君带你去玩。”
那老太监听了若璃这样的话,也觉得很可笑一般地不屑道:“郡主,这乃是皇上钦赐给绥王爷的,你要是再捣乱,就别怪奴才禀告皇上。你这可是抗旨之罪!”
又是这样的语气和眼神!若璃心想,这老家伙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啊!
“皇上赐给王爷,那不就是王爷的了吗?那王爷把它给阿璃好不好?”若璃说着,反手扣住赫连长羽的虎口,用力一按,让赫连长羽松开手,并从他手中取过了酒杯。
“宁合郡主,你!”老太监还在为若璃说的藐视圣旨的话恼怒,却冷不防若璃端着酒杯转过身来,把酒杯往他跟前一送。
“怎么,公公你也想喝?”
若璃较真儿的语气和顺势的动作,吓了那老太监一跳,他赶紧伸手将那酒杯抵住。除了眼前这不懂规矩的痴傻丫头,还有哪个人敢去动皇上赐给绥王的酒杯?
若璃却趁此让酒杯碰到了老太监的手心,而老太监这么下意识地一推,若璃更是顺势将酒杯往后倾倒,就杯中的酒水尽数倾倒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她手一松,连同酒杯都掉在了地上。
众人见状,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啊,你把皇上赐给王爷的酒都倒出来了!”若璃睁大眼睛,用孩子般的口气对那老太监指责道。
老太监脸色煞白,连忙摆手说:“咱、咱家没有,没有啊!”
但是刚才那种情况下,连老太监自己也觉得,是自己那一推将酒给倒了出去,所以说起这话来也是格外心虚。他根本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是你,就是你!你欺负我,我要告诉姑姑!”若璃跺着脚,生气地叫喊起来。
那老太监先前是看绥王府好欺负,对于被赐婚到绥王府的宁合郡主,自然也很看轻,但是现在牵扯到皇上钦赐的酒被打翻,加上若璃刚才出口的那一声“姑姑”,老太监就没有那么淡定了。他旁边的小太监也被吓得不轻,呆愣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我你”老太监指了指若璃,又指了指自己,心中叫苦不迭,却无话可说。那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他还能狡辩什么!“要、要不是你要抢这杯酒,我、奴才也不会这”
赫连长君看到酒杯被打翻,心里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皇帝赐的酒,量多量少其实就只够这一杯,因为皇帝不会留下一点证据,来破坏他英明神武的形象,当然也就不会白白给别人留下证据。他倒是有点惊讶,若璃竟然会出来打翻这杯酒。难道说,连她都看出来,这杯酒有问题?
“公公稍安勿躁。”赫连长君摆了摆手,面容镇定。刚才那个还不可一世的老太监,如今已经乱了手脚,听赫连长君这么一说,好像是有什么办法,赶紧闭嘴不言,看着赫连长君。
赫连长君看了一眼地上的酒杯和满地酒水,又看向了老太监,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说道:“如今酒已经被打翻了,而且上上下下好几双眼睛都看见了是怎么回事。说起来,这件事宁合郡主也有责任,不过如果传到皇上耳朵里,这么多证人的证词,都能证明主要责任在公公你,那么想来,事情的发展必然会对公公极为不利。而宁合郡主,凭着国师在皇上跟前的受宠程度,顶多也就被责骂两句,或者一点小小的惩罚,但公公你恐怕就”
大难临头!老太监很清楚赫连长君没有说完的话,兀自咽了口唾沫,一改先前倨傲的态度,对赫连长君又是拱手又是作揖:“小王爷小王爷话不能这么说啊!奴才也只是奉命行事,没想到会出这样的纰漏,还请小王爷饶奴才一命啊!”
“圣旨是皇上下的,本王又能如何?不过要帮公公逃过这一劫,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赫连长君故意卖了个关子。
“小王爷有何办法?只要您说,能救奴才一命,大恩大德,奴才必定铭记于心呐!小王爷救命啊!”老太监脸上冷汗涔涔,就因为在皇宫待过的时间很长,所以这老太监很了解皇帝的性格,对于耽误了事情的人,皇帝惩处起来是绝不会手软!
“公公不必说得如此严重。毕竟,本王也不想郡主跟着受罚。今日之事,就我们在场的几个人看见,只要我们都不说,这杯酒是被打翻了,就没有外人会知道。公公自然也就能完美地向皇上交差。”赫连长君的嘴角露出真实的笑容,但却显得有点阴冷。
那是算计的笑容!若璃心头“咯噔”一下。虽然这场算计的主谋分明是她自己,可是看到赫连长君这样的笑容,还是让她觉得有点可怕。她究竟还是有那么一点不能确信这个男人的内心到底是善是恶!
赫连长君话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要老太监向皇帝作假,禀告这杯酒的确是被赫连长羽服下,那么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赫连长羽不用喝酒,而老太监也能交差!
跪在底下的丞相点了点头,对赫连长君的方法表示赞同,因而一马当先,拱手表示绝对会对此事守口如瓶,他的两个儿子伊少华和伊少云,还有两名王府亲信官员也同样做了保证。
其实若璃也是后来才知道,漪涟的真名叫做伊少华,伊家大少爷,为了潜伏在帝都,探听赫连长君的情况,并和他保持联系,漪涟才用了这样的假名来掩盖身份。
老太监见状,简直是感激不尽,又多看了自己身边的小太监几眼。那小太监吓得不行,虽然没有多少阅历,但他也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说错话,断然是没有活命的机会,是而赶紧表示出自己对老太监的忠诚。那老太监更是威胁,这次颁旨小太监也有份,如果捅出老太监的纰漏,这小太监也逃脱不了干系。
若璃看到那小太监已经被吓得面色发白,嘴唇发抖,料想也是个胆小如鼠之人,不敢去告状。这样一来,她的心也稍微放下一些了。她这次可是把自己给赌进去了,还好赫连长君反应得快。她有时候觉得,他俩就好像有心照不宣的默契,上次对张玉燕的事情也是这样
正当大家都为此事完美解决松一口气时,赫连长羽却忽然身子抽搐,一下子栽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