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25章 陈家少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等其他人都离开了,若璃才转过去问赫连长君:“你把陈小义怎么了?为什么不让他们姐弟相见?”
“你关心陈家人,倒是比关心我还多。”赫连长君的声音毫无波澜,但听起来还是酸溜溜的。
若璃却一心想着陈家的事情,根本没有留心赫连长君微妙变化的表情,叹了口气说:“他们已经过得这么惨了。我知道陈小义偷过你的东西,上次又在街上闹出那种事情,你要处置他,也是无可厚非。但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他毕竟也只是个孩子嘛,我”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十恶不赦?”赫连长君不等她说完,截断了她的话。
“诶?”若璃一滞,看着赫连长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大概是形成习惯了,用这种思维套路去想赫连长君。不过说起来,那件事情当街发生,又误伤了一个老婆子,确实闹得满城风雨。
若璃不知道赫连长君究竟是怎么处置陈小义,所以一直很担心。今天又看到陈颖儿这样来请求,若璃自然更加惴惴不安。
“走吧。”赫连长君说着,转身原路折回。
“去哪儿?”若璃愣了,刚才不是还要送她回拈花阁,这会儿怎么突然转了方向?
“你不是想知道我把陈小义怎么了吗?跟我来。”赫连长君头也不回地说,径直往前走去。
若璃迟疑了片刻,便也跟了上去。
赫连长君带着若璃出了王府,穿过长街往县衙走去,却并没有到县衙正门,而是拐到旁边的县衙大牢去了。
“你把陈小义关在大牢里了?”若璃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的环境。
赫连长君亮出令箭,守门的衙役便放他进入大门。气氛变得压抑了一些,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腐和发霉的味道,还有长长的隧道另一头隐隐传来的哀嚎。
若璃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手扶着墙,试探着往前走。地上也不知怎么有一些杂草,后来才知道是抱进来垫在牢房中每一间里当作取暖的。潮湿的干草,踩上去软软的,这种感觉让若璃有点不踏实。
“他偷东西,惹到的偏偏还是跟王家有关的人,若不是陈婆那一死,就不只是关他几天的问题了。”赫连长君一边往前走,一边解释道。
若璃心头叹了口气,没多久,赫连长君就停下了脚步。若璃抬头看,他们已经停在其中一间牢房门前。她仔细瞧了瞧,里面黑乎乎的,有些干草垫着当草床,一团瘦弱的灰影蜷缩着躺在上面。
赫连长君对围上来的守卫点头示意,守卫便打开了门。
里面的陈小义听到响动,孱弱的身子抖动了一下,抬起头向门口看过来。一见是赫连长君来了,他有些艰难地爬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赫连长君面前来,“噗通”一声跪下:“小王爷”
“诶,你”若璃吓了一跳,连忙去扶,陈小义却倔强地不起身。
赫连长君负手而立,垂眸看着陈小义,也不急着扶他,只是淡然问道:“那天我说的话,你都想好了吗?”
“您说得对。是我不上进,害死了奶奶。该罚!”陈小义咬了咬牙坚定地说。
若璃听到这句话,心头微微一沉。她自然知道陈小义说的什么,做小偷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哪个人会心甘情愿去做?她本来是同情陈家的处境,也想帮陈小义一把,没想到想起这个,若璃心头又开始自责起来。
“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还要照顾姐姐,保护姐姐,我只剩下她这一个亲人了。求小王爷帮帮我吧!”陈小义哽咽着恳求,话语中却透着骨子里溢出的倔强。
若璃早就看出来,陈小义是个很倔的孩子,就跟小时候的她一样,否则,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也不可能靠着自己的双手活下来。说实在的,虽然她靠“偷”安身立命,但也并不想看到另一个孩子和自己一样踏上这一条道路。这样背着良心和道德的包袱活着有多苦,她比谁都清楚。
既然陈小义想改变,那自然是好的。所以,若璃转过去巴巴地看着赫连长君,希望他能网开一面。不管怎么说,总得先把陈小义放出去才行吧?
“你姐姐现在在王府任职,做我的侍女。你不用担心。长君小王爷,既然他都知道错了,你就放他一马吧。”若璃求情说。
“本王几时说过要重罚他了?”赫连长君剑眉一扬,反问道。“他上次闹事的酒楼,是王家的产业,惹到了王家的人,对方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本王将他关在牢里,不过是想让他避过这阵风头,堵住王家人的嘴,也让他自己在里面好好清醒清醒。你这小子,倒是有几分拳脚功夫,是个练武的苗子。你若是愿意,就到本王手下来做事,还能与你家姐常见面。”
“啊?”陈小义颇有些惊喜,反应过来这是真的,连忙磕头,“谢谢小王爷!谢谢小王爷开恩!谢谢郡主!”
“那你什么时候放他出去?”若璃赶紧问。
“既然做样子,就做全了。本王会安排人来接你出去,到时候,他会拿着本王的手令给你看,你跟他走就是了。他会安顿你。”赫连长君卖了个关子,并没有直接说明。
若璃想,赫连长君既然说了要放走陈小义,却不亲自就地下令,大概是想瞒下这一层身份。她忽然想到了那个墨影。那女人,是赫连长君的暗卫,如今赫连长君要陈小义在他手下做事,大概也是想把陈小义培养成这样的暗卫吧?
说实话,如今陈婆已死,陈颖儿又在王府做事,陈小义只身漂泊,又蒙受王府之恩,这样的人,的确很适合培养成杀手、暗卫一类的,赫连长君手里捏着陈颖儿,无疑算是捏住了陈小义的软肋。这样一来,陈小义就会心甘情愿替他卖命。只是那样的话,陈小义的命运又会变成怎样?一辈子见不得光,那不是比做小偷还惨?
可是若璃看着赫连长君的侧脸。他作出这样的盘算,倒也不在她的意料之外。何况,赫连长君也不算一个坏主子,否则像漪涟那样清高的文人,怎么就甘愿臣服在他手下呢?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若璃也没有别的可说,只能听任上天来安排这两兄妹的命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