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37章 大婚之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不止是赫连长君对这一点感到无助,若璃说完也觉得心头涌起一股难以遏制的悲哀情绪。
他们两人之间这种奇怪的关系,要怎么解决?是结束,还是真的能找到一种方法,让她从嫂子变成情人?可是一想到这门亲事是皇帝亲下圣旨颁布,若璃便想不到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解决。
她轻轻推开赫连长君,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言不发地向门口走去。
赫连长君低垂着眼眸,但还是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然后绕到她身前去,将她揽进怀里。不轻不重的动作,不言不语的拥抱,却好像用什么东西触动了若璃心底那根柔软的弦,或许是委屈,或许是无助,她就靠在他胸口低声地抽泣起来。
本以为上天让她拥有第二次生命,给了她从前不曾拥有的东西,这辈子会比上辈子过得更好,可是到头来才发现,她失去了最重要的自由。以前的她,可以潇潇洒洒所走就走,可以无所顾忌爱恨随心,但现在呢?她受制于人,受制于一个男人掌权的王朝,连相爱的人,也只能想爱而不敢爱!
他们的拥抱,只能在这样僻静无人之处,在没有人能看见的地方。
他爱她吗?她不确定。
她能够爱他吗?她还是不确定!
“好了,我不碰你。别哭了,傻丫头。”赫连长君温厚的大掌放在她的脊梁骨上,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听着她抽抽搭搭的哭泣,他的心也跟着揪起来。他很想多说点什么来安慰她,可是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没想到若璃反而哭得更凶了,刚才还只是低声的抽泣,他这么一说,她却是呜咽了起来,弄得赫连长君手足无措,心想难道又说错话了?
或许是,或许不是。
若璃只是觉得,他不碰她,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因为对未来没有把握。正常的思维大概会感动他这样为她着想,但想到那许许多多的事情,若璃就越发觉得委屈。他不敢给她承诺,他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应怎么维持,或者说,只能放弃。
长夜突然那么漫长,好像永远看不到天明
三日后迎来二皇子的大婚,婚典格外盛大,仿若是在昭示全国,杜家忠君为国战场杀敌,建下了不小的汗马功劳,是而皇室许下了恩典。杜家大小姐杜绵雅不但被册封为二皇子正妃,还获封一品夫人,身份较之其他皇子妃更上一层楼,凸显尊容。
二皇子成家之后,就要搬出皇宫,是而皇帝赐下了梁亲王府邸,也就是说,二皇子得到了亲王封号,而杜绵雅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王妃。这样一来,有些人都分不清楚,这到底该算是妻凭夫贵,还是夫凭妻贵。
若璃也是听国师说才知道,原来二皇子的生母就是皇帝的梁妃,可惜早逝,皇帝赐封二皇子为梁亲王,应该也有祭奠亡妃之意。
“二哥向来不受宠,这次能够娶到杜家大小姐,这父皇的心思还真是让人摸不准。三哥,你可要小心了。”一名年轻皇子小声地对赫连珖禄附耳说道,但话语里却并非真诚的警醒意味,反之脸上挂着一丝看戏的表情,嘴角的笑容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
若璃因为就在那两人正对面,无意中瞧见了那皇子脸上的笑容,没来由地生出一丝厌恶感。大概还有一点原因是,那皇子跟赫连珖禄走得太近,若璃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自然而然就把他俩当成了亲近的人。
赫连珖禄打从进了梁亲王府的门起,就是黑着一张脸,此刻被弟弟这么一挑拨,心情就更加不爽,何况他这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咽得下这口被人嘲讽的气?
“少胡说八道!父皇最讨厌的就是皇子之间揣测他的心意,五弟要当心祸从口出!”赫连珖禄没好气地回答了一句。
五皇子被反斥了几声,自讨没趣,又不敢再招惹赫连珖禄。谁都知道,三皇子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在皇帝面前向来是最受宠的,而二皇子虽然在兄弟中最年长,平日里却最不会讨父亲欢心,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出生比三皇子早了那么一点点,否则,大家对于将来太子之位的猜测,也不会那么扑朔迷离。
大家都曾以为,皇子之中最先封王的,会是三皇子,但没想到二皇子接着这门亲事,一跃就超过了三皇子的风头。五皇子说的那一句,“父皇的心思”,其实真是说到了三皇子的心坎上。他不由得暗想,难道是自己哪儿错得不好,让父皇产生了不满,所以借二皇子来打压他的气焰?还是说,父皇真的想扶持无权无势的二皇子登上储君之位?
不得不说,二皇子和杜家的这门亲事,让朝廷上的格局变得极其微妙。原本二皇子的母妃身份低微,在朝中根本没有什么势力,加上二皇子本身性子柔弱,很多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认为他成为储君的可能性非常小。然而和杜家结亲,二皇子的地位可以说是一日千里,顿时成为了众多朝臣巴结的对象。
要知道,那杜诚大将军,可是手握重兵的老将,在朝在野都广有势力。二皇子成了杜家的女婿,这身份自然就比其他皇子都更高一筹了。
从这一点上考虑,其实若璃还是暗暗地为二皇子觉得宽慰。至少以后,那三皇子再不敢轻易对他下手。想到那一次在树林子里,赫连寻隐就差点丧命于三皇子的暗卫之手,若璃还觉得心惊肉跳。
心头诸多琐事,烦扰之间,拜堂已经结束。
若璃抬头看,新娘已被送去后堂,等着洞房了。
天色渐晚,外面摆开了筵席,梁亲王府灯火辉煌,几乎成为全街巷最热闹的一座宅邸。二皇子被众人灌酒,一圈下来,已经有些不省人事,被人扶着回房去了。有人起哄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便放过了赫连寻隐。
虽然少了主人公,但是奴仆们的伺候一点都没怠慢,宴饮依旧进行得火热。
若璃也在席间,却是不习惯跟男人们豪饮,也不习惯跟那些大小姐贵夫人们七嘴八舌嚼舌根子,于是独自静坐一旁,挑些好吃的糕点。
各种混乱之中,一名婢女已然走至若璃身后,在若璃耳边说了两句话。若璃皱了皱眉头,犹豫片刻,进而起身跟着婢女往后堂去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