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42章 拉扯不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国师上早朝的时候,若璃跟着回了宫中,到别苑时她还隐隐有些期待,或许赫连长君会在这里等她。但是进了院子,迎上来的只有锦柔。
“郡主,您可总算是回来了。刚奴婢还在想,怎么小王爷说去等你,却是一个人回来了,还在想要不要出去找你呢。”锦柔一边替若璃掸着衣服上的霜痕,一边嘟着嘴不满地说。
“哦,他回来了?”若璃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心里虽然有点失落,但好歹是可以把悬着的心放下来了,至少不用担心他出什么事。其实想来可笑,她一个女人走在街上都没怎么,何况赫连长君一个会功夫的男人,能出什么事呢?是自己太杞人忧天了。
锦柔的语气就更加不满了,但这一次不是对赫连长君。只见她翻了个白眼,撇嘴说:“回来一会儿了,听说小王爷吹了一夜冷风,身子有点不适,咱们院子里那丫头,就屁颠屁颠地跑去照顾了。我看,这可是比谁都贴心呢。郡主,你可得小心着点儿,别养了个白眼儿狼在身边都不知道,到时候被咬一口,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呢!”
“臭丫头,瞎说什么呢!”若璃听到锦柔这么咒她“死”,戳了一下她的脑袋嗔道。接着她又领会到锦柔这番话里想传达的意思,摇了摇头说:“小王爷帮过颖儿和她家人,现在颖儿在我们这里,想要回报小王爷,所以对他的事情上心一些,也没什么不对,这叫知恩图报。你以为都像你,主子派你来当细作,你倒是叛变得挺快,也不知道以后对我是不是也这样。”
若璃本是几句玩笑话,锦柔却认真地叫道:“郡主你看奴婢像那种人吗?”说着还委屈地摸摸脑袋:“奴婢也是为你好啊。早就觉得那个陈颖儿看小王爷的眼神不太对,以前在难民区的时候就这样,就郡主你自己傻,没看出来。现在好了,还把她留在身边,当心给你来一出农夫与蛇,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做好人!还好意思说我呢。”
“我看你是一天嫌得没事做,想得太多。上次送饭那件事,你干嘛临时溜走,颖儿都知道平时是你给我送饭的,所以没过来,你倒好,害我饿肚子不说,还害人家差点被罚。”若璃撇着嘴数落。
谁知锦柔不但不认错,反而振振有词地说:“奴婢就是要让小王爷知道,那个陈颖儿平时是怎么伺候你的。说是你的婢女,我看,倒是更像小王爷的婢女还差不多,分明就是心怀鬼胎。还好小王爷还是心疼郡主你多一些。”
“你这小心眼儿,懒得跟你说!”若璃笑了笑,就转身朝屋里走去。
不过锦柔很快跟上去,在若璃身旁问道:“郡主,你不去看看小王爷吗?”
“看他干什么?”若璃顿了一下,表情还有点疑惑。
锦柔一下子睁大了眼睛,诧异道:“奴婢刚才不是说了吗?小王爷为了等你,在梁王府外吹了一整夜的冷风,回来之后好像就染了点风寒。郡主你不该去关心一下?”
若璃愣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出刚出梁王府大门,看见赫连长君站在石狮旁的一幕。秋夜的风那么凉,一阵一阵地吹起他墨色的长发,霜又那么重,落满他的眉睫。他却就在那样的情况下,还是站了一夜,最后抱怨的,也只是她跟赫连寻隐待在一起而已,却未曾责备她让他等了那么久半句
若璃的心酸酸的,可是倔强又让她拉不下脸来。明明才吵过架,现在就屁颠颠地跑过去,像什么样?她也觉得自己很矫情,但还是更矫情地假装不屑说:“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就是风寒,又死不了。一夜没睡,我可困死了,我先去睡一会儿!”说完,不等锦柔答话,就兀自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走进了屋里,留下锦柔一脸错愕地站在远处。
刚才那可不像是若璃说出来的话!锦柔睁大眼睛,怎么也没想明白。以前在王府,若璃都是有点时间就在想方设法地出一些主意,想帮赫连长君分担一点压力,甚至可以熬几天几夜不睡觉。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问候,怎么反而吝啬起来了呢?
可是若璃就真的进屋躺下了,背朝外,紧裹着被子,一副睡意深重的样子。锦柔见状,也不好再去吵闹打扰。但,若璃却根本睡不着,听到附近没了响动,才沉沉地叹了口气。
那家伙,看着身体挺好,怎么就病了呢?若璃在心头不断地想,会不会是被她给气的?可是这样的想法就更荒唐了。她一直想,又一只否定自己,总之在床上烙煎饼一样地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愣是没睡着,最后干脆一屁.股坐起来了。
“不行,还是得去看看。再怎么说,他也是为了等我,做人不能这么没良心啊。”若璃用这样的理由安慰着自己,脚步已经不受控制地踏出了大门,往赫连长君的房间走去。
两个院子相隔也不算太远,一会儿,若璃就能看见赫连长君院子的门了。
此刻房间里只有赫连长君跟陈颖儿两人,屏风后面摆了个大桶。
陈颖儿指着桶说:“小王爷,水都打好了,奴婢伺候你沐浴更衣吧。”说着,就伸手去解赫连长君的腰带。
赫连长君拉住她的手,摇摇头说:“不用了,你出去吧。”
“小王爷你现在还在生病,怎么能不要人在旁边伺候呢?还是让奴婢来吧。”陈颖儿坚持说道,再次伸手出去。
赫连长君有点急了,连声说不必,但是那陈颖儿好像根本没听见他的反对似的,愣是要伺候他,搞得赫连长君心头很是别扭。但是对这个丫头,心里惦念着她毕竟是才失去了亲人,唯一的弟弟又被他送去培养成暗卫,剩她一个在王府当丫鬟,孤苦伶仃,也挺不容易,便不好对她发火,不然以赫连长君的脾气,早就冷着一张脸把人给赶出去了。
谁知他这一心软,若璃走到门口时看见的,就是陈颖儿低头解他衣衫时两人拉扯不清的画面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