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59章 牡丹花田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四月花香扑面而来,达达的马蹄溅起一路风尘,终于将蓝若璃带到了这一片牡丹花丛中。
“来。”赫连长君先跳下马,然后伸出一只手,把蓝若璃拉下来马来。比起已经惊呆了的蓝若璃来说,赫连长君好像也兴致极高,牵着蓝若璃往花丛中走。
“这是”蓝若璃有点不敢相信地跟着赫连长君往前走,每走一步都感觉离梦中国度更近了一步。不得不说,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牡丹花丛,蓝若璃还是第一次看见,即便从前去洛阳赏牡丹,也多少有一点人工布置的味道,少了一些天然的美感。但是现在呈现在她面前的完全是一片原始的花田,每一朵在风中摇曳的怒放的花朵,都渲染着生命的野性。
“这里是缙南境内最大的一片牡丹花田。不过这里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我八岁的时候,父王把这里赏给了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赫连长君将最后一句,一字一顿地说出来。
蓝若璃吃惊地抬起头来,看着赫连长君:“我?”
“我做这一切,平定胡突,立下军功,向皇上求赏,你知道,都是为了你。现在我做到了,平定天下之日,是我娶你之时。可我从来没有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我为妻。”赫连长君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懊恼又有些紧张地看着蓝若璃。
蓝若璃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赫连长君现在是真的在询问她的意见了。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低下头不敢看他。明明是很简单的“愿意”两个字,可是到了嘴边却是如此别扭。蓝若璃没试过这样的正式和矫情,所以有些措手不及,只是脸越来越红。
“你不愿意?”赫连长君久久得不到蓝若璃的回答,一下子着急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付出的一切努力,用性命相博的一切,如若得来的却只有蓝若璃一个否定的答案,那他做的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蓝若璃生怕赫连长君误会了,连忙说道:“我当然愿意!”可是一说完,她就难为情起来,不知是不是在古代呆得太久了,被身边女子的言行或多或少的影响到,蓝若璃发现自己竟然也变得这么小女人起来,说话做事都这般别扭。连她都自己都有些恼。
可是赫连长君却兴奋地一把抓起她的手,不能自已地追问:“真的?”
蓝若璃又尴尬又好笑,只好转过身去跺着脚嗔了一句:“傻子!”说着,她往前走了两步。
赫连长君再驽钝,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女儿家的心思总是这样不明不白,但是蓝若璃的心,他比谁都清楚。他一下子笑起来,追上去从后面抱住她,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贴在她耳畔说:“就算我是傻子,可以什么都不记得,也会记得你。”
蓝若璃心里一暖,鼻子里却酸酸的,她怕这样的温暖真的会把自己弄哭,于是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一边跑开一边说:“我才不要跟你这个傻子在一起呢!”
“你说什么?给我站住!”
“哈哈,不要!傻子才站住呢!”
“别以为我抓不到你。”
蓝若璃不屑地转过来做了个鬼脸,在赫连长君扑过来之前,飞快地转身跑掉了。她在花丛中穿行,迎面吹来的风都酝酿着甜蜜的气息,飞落的花瓣随着裙裾飘舞。
赫连长君想,这大概是仙子刚刚从九天中飘落时的画面,才会如此动人。他忍不住笑起来,大步追上去,将蓝若璃横抱起来。
“啊!”蓝若璃冷不防整个身子离地,惊叫了一声,在赫连长君怀里挣扎,结果两个人一起摔倒在花丛中。
遍野牡丹,暗红、鲜红、粉红、粉白都铺展在脚下,像一幅泼墨山水画,将幸福渲染得这般浓密。
蓝若璃倒在赫连长君身上,倒是不觉得疼,只不过有些使小性子,红着脸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谁知她还没起身站稳,就被赫连长君一把抓住手腕给拽了过去。等到蓝若璃缓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花丛中;傅云曦压在她身上,紧紧地抓住她的两只手腕放在肩膀两侧。
他安静地看着她,就好像在贪恋地欣赏着看不够的画卷。
“长君”蓝若璃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垂下长长的眼睫毛,遮住自己腼腆的视线。春光很美好地洒落在她脸上,将她颧骨上醉人的酡红渲染成蜜糖一般的色彩,还有唇上跳动的光芒。
赫连长君低下头吻住她的唇,好像亲吻着一颗糖果,用舌尖一点点地tian舐着,贪婪地不放过任何角落,最后再将她的舌头卷进来,纠缠缱绻。紧贴的心跳变得越来越相似,两具年轻的身体好像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午后无人的花田,处处甜香蔓延,天边一抹熏黄的光笼罩,风在田野里穿行,带来远方的低语
蓝若璃听见彼此都变得急促的呼吸和心跳,也感觉到他身体的改变,不管是他身上的温度,还是某个敏感地方的坚硬她有些紧张地抓紧了他的手,十指相扣让她变得安心了一些。他在安抚着她,虽然不是用语言;他握着她的手,温柔地吻她,让她慢慢放松。
她不是没有做好准备,之前在军营她已经想过,经历了那一切,她再也不管什么“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什么“寄言痴小人家女,慎勿将身轻许人”,她只管握住当下的幸福,这就足够了。她不希望日后若有回首的时光,留给她的只是一片唏嘘。
但重点是,这是在荒郊野外啊,“野.战”什么的,未免也太刺激了一点吧?
蓝若璃很难为情地脸上爆红如血,却没有动弹。在她的潜意识里面,并不想拒绝他的温暖和抚摸。
可是赫连长君的手停在她胸口的峰.峦上,没再进一步进攻。他抬起头来,看着蓝若璃;她也正紧张地看着他,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一眨不眨,倒映着他的脸。
“我将这花田许你做这一生的聘礼。等我回来娶你。”赫连长君轻声地说。
蓝若璃睁大眼睛看他,两行清泪忽然就从眼角滚落,静静地淌下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