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03章 凤临密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姑姑她才”蓝若璃蓦地握紧了手掌。那时候迎亲队伍被追杀,出现的另外一组戴着面具保护她的杀手,就是流沙门的人,也就是姑姑派来保护她的!
想通了这些,蓝若璃的心很尖锐地疼痛起来,开始觉得是自己害了姑姑。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皇帝的奸计也不会这么容易得逞。
“不是你的错!”凤临按住蓝若璃的肩膀,皱着眉头劝慰。“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但是这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我们得想办法救国师才是。”
蓝若璃深吸了几口气,才平复激动的心情,她抬起头来看着凤临的脸,告诉自己要像他一样冷静,点了点头。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蓝若璃相信,凤临这么晚了来找她,一定是有了什么计划。只不过蓝若璃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帮得上什么忙。
“皇帝抓走国师,无非就是为了引我们上钩,一旦流沙门出动,恐怕就会落入皇帝的圈套。到时候,不但国师勾结杀手组织的罪名会被落实,我们流沙门也会损失惨重,国师多年苦心经营的心血就会付之东流所以这条路决不能行。我们只能另想办法。”凤临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先否决了一条最容易被想到的答案。
其实他不说蓝若璃也知道,皇帝既然抓了国师,一定就不会放过流沙门,现在关押国师的地方,必然是布置了各种机关暗防,就等着流沙门自投罗网。国师在狱中,恐怕也在祈祷流沙门不要中计。凤临确实不愧是国师一手栽培,他说话做事的气度,让蓝若璃想起国师,杀伐决断,毫不手软。就是那样一个凡是谨慎的人,为了保守一个秘密可以毫不犹豫地杀人,却为了她不惜露出最大的破绽,血脉亲情之间,终究还是胜过其他。
蓝若璃心头说不出是暖还是酸,总之喉咙口涩涩的。尽管她知道凤临说得有理,而她自己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除此之外,她却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她只能追问凤临:“那我们还有什么办法?你们流沙门不是传说中神出鬼没,一般人都不是你们的对手吗?就连这样也不能救出姑姑?那我们还能怎么办?就这么坐以待毙,看着皇帝一直囚禁着姑姑吗?”
“皇帝囚禁国师,主要目的是想把流沙门一网打尽,所以他绝不会一直等待下去。如今他是秘密逮捕国师,然后暗中故意走漏消息,他以为流沙门得到消息之后一定会采取行动,这样就会自投罗网。如果这一条行不通,那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把这件事搬到台面上,公开处死国师,逼我们狗急跳墙,到时候还是要落入他的圈套之中。所以,要救国师,我们硬拼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可以化被动为主动。”
“化被动为主动?”蓝若璃不太明白凤临的意思。以他刚才所言,皇帝这次是做了万全准备,要对付国师跟流沙门,那他们还有什么空子可以钻?
“皇帝如今暗中放出消息,为的是引我们流沙门上钩,好将我们一网打尽。但他忘记了这样做,还会让消息传播到另一个群体中。而这些人,跟我们一样,不希望国师出事。”凤临眼眸里的光变得自信起来。
还有一群人?
见蓝若璃露出不解的神情,凤临便接着说:“皇帝当年拜你姑姑为国师,就是看重她高超的占星能力。而这种能力,源于她巫族血统的身份。在巫族之中,占星能力越高,说明受到巫神眷顾越多,这样的人会受到巫族中人的尊敬。国师的占星术已是炉火纯青,对巫族中人来说,她是接近巫神的存在,所以,如果传出皇帝莫名囚禁国师或者要处死国师的消息,这些巫族人是绝不会答应的,因为皇帝现在根本没有具体的证据能够证明,国师跟流沙门有关,他是没办法安抚民心的。对一个皇帝来说,民心所向不容小觑,这样一来,就能够钳制皇帝的行动。”
凤临说得头头是道,蓝若璃也不由得深思起来。
“所以说皇帝现在只能在暗中秘密进行,不到万不得已,不敢把事情搬到台面上,大张旗鼓地行动?”
凤临点点头,又说:“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我还会让人煽动朝中一些跟国师有联系的大臣,在朝会上向皇帝进言,力保国师无罪。不过这一次皇帝铁了心要对付流沙门,如果按照我们的计划,让皇帝的计划失策,那么他一定会把矛头转向国师,我们要想保住国师,还需要一张王牌。”
“王牌?”蓝若璃又一次疑惑起来。
黑暗之中,凤临的眼眸之中,升起两道星光,落在蓝若璃眼里,烙印成伤
淅淅沥沥的雨一直下了好几天。一场春雨下来,院子里的牡丹开败了几许。
“噔噔。”敲门声忽然响起,打乱了蓝若璃好不容易集中起来的思绪。她一慌张,手里的绣花针就刺进了手指里面,鲜.红的血滴像一朵刚刚出土的花朵一样绽开。
这几天闲来无事,她就跟绣娘学做刺绣,好不容易有点样子了,也能静下来做点事情,压下心里头的不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心里突然颤了一下,就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咝”蓝若璃倒吸了一口冷气,把绣帕放到一边,捏住了自己被刺伤的手指。她呆呆地看着那一滴血慢慢地渗出来,从一点沙粒大小慢慢扩散开,覆盖了整个指头,猩红的颜色映入蓝若璃的眼中,染红了她整个黑色的瞳仁。
一丝不安也同样在蓝若璃心头蔓延开来。一般在这种时候出现这种情况,都预示着什么不祥的预兆。
敲门的锦柔也赶紧走进来,看见这境况,就要去拿医药箱。
蓝若璃摇了摇头,把手指放在嘴里吮了吮,吸掉了血滴,然后抬头问锦柔:“发生了什么事?看你慌慌张张的。”
“那群人又来了。”锦柔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
“那群人?”蓝若璃露出疑惑的神情。
“那个姓余的!”锦柔咬了咬牙,看得出来,她对那家伙也很不喜欢。
但是她这么一说,蓝若璃心头不由得震了一下。
姓余的?菏泽县?!
蓝若璃脑海中一下子想起了那天在路上遇到的余少爷和张玉燕,转身就匆匆忙忙地出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