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23章 国师之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蓝若璃抬起头来看着国师,默不作声,这个时候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说是,怎么说怎么错。
朝臣们沉默了片刻,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赫连长君站在嘈杂的人群中央,兀自不知所措,耳边像有千种声音回旋,扰乱他早已下定的决心。他转过头去看着蓝若璃,两个人四目相对,好像过往岁月都在眉目间流淌。
她写信给他,求他救救她的姑姑,她世上唯一的亲人,信笺上满是泪痕。此刻她看着他,眼里也都是泪水,好像是在求他帮帮她姑姑。如果他不出手,国师就真的死定了。
但是
赫连长君将视线移向他王兄,心中明白,赫连珖禄是故意给他摆了这一道。如果他要救赫连长羽,就只能放弃国师。这两者之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国师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有心情去帮别人出主意,这处变不惊真是让人佩服。”赫连珖禄冷笑着说。
“生死有命,何苦强求?”国师平静地说道。
“哦?那你的侄女阿璃”赫连珖禄试着提醒国师,现在可不是她一个人处境危险。他就想看看在这种情况下,他的对手们挣扎求生的惨状,这让他心里有一种难言的快感。尤其是这些人都是与赫连寻隐有关联的人,看到赫连寻隐陷入这样无能为力的境地,赫连珖禄就止不住地冷笑。
他是输在了出生的时间上,但这不代表,他就没有资格跟赫连寻隐争。他要证明,他原本就比赫连寻隐更有资格。
“我的事情跟阿璃半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说她真的恢复了心智,那就是巫神的旨意,你们若要将此当成是罪名的话,巫神定会降罪于人间。”国师对赫连珖禄厉声说道。
“姑姑”蓝若璃见这个时候了,国师还在帮着她、帮着绥王说话,心头一阵酸楚。“是我不好,我不该瞒着你,我”
“降罪?我看你们根本是在招摇撞骗吧!”赫连珖禄受不得别人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一时被激怒了,转过身去揪住蓝若璃的头发。“她跟你一样,是流沙门的奸细,混进我朝廷来,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住手!”赫连长君冲上去,一掌击退赫连珖禄。
赫连珖禄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怒目瞪着赫连长君。区区一个晋封的王爷,居然敢当着皇帝和文武百官的面打他这堂堂的皇子?赫连珖禄怒从中起,扬起拳头几乎就要冲上去了,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殿外朗朗乾坤之下,轰隆隆地响起了一声惊雷。
赫连珖禄一下子愣住了,连皇帝脸上都闪过一丝诧异的神情,望向殿外,原本还是朗朗乾坤的五月晴天,不知何时竟然已是乌云密布,空中仿若有一个巨大的旋窝在搅动,将万里晴空都卷入了深不见底的阴霾之中。
这样诡异的天气,出现在这样诡异的季节,让人不联想到国师说的那番话都不可能。
瞬间鸦雀无声的大殿上,只能听见殿外咆哮的风声。
“哈哈哈哈!”国师仰天大笑起来,这笑声令所有人都觉得毛骨悚然。
“没事吧?”赫连长君低头看着怀里的蓝若璃,忧心地问道。
蓝若璃摇了摇头,看向国师。当所有人都觉得国师的笑声很可怕的时候,蓝若璃却感觉到心头涌起一股说不出的苍凉,一滴泪莫名的从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三魂七魄归位,巫神力量觉醒。都是命啊!”国师自言自语地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转过头来看着蓝若璃,眼里说不清是什么情绪。心疼?怜悯?或者还有更多,蓝若璃觉得心里有些不安,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听见国师接着说道:“我一生为巫神效命,却身不由己与世俗同流。如今终于可以回到巫神身边侍奉,惟愿巫神有知,让那六月飞雪,洗清这世间罪孽!”说着,她转向了皇帝:“皇上啊皇上,臣早就跟你说过,人在做,天在看,世间的一切纷争,最后都会有一个结果。就算你归为天子,也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说罢,国师张开双臂仰天长啸一声,如同巫峡两岸猿啼泣血,其声冲天,破开阴霾,直入九重天外混沌云霄。
“姑姑!”蓝若璃忽然觉得心口抽了一下,莫名地觉得这种痛是源于国师,是来自于相连的血脉。果不其然,当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国师的啸声戛然而止,而她的身体,如同一块朽木般,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好似一粒珍珠落进尘埃之中。她黑色的衣服和黑色的头发铺展开来,在红色的地毯上,开成一朵罂粟般让人恐惧的花。
朝中众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一句话,更不敢大口喘气。有的低着头沉默,有的就抬头看着金銮宝座上的皇帝。
虽然这一次明显是皇帝要对付国师,可或许他也未曾想过,国师竟然会用这种方式死去,并且就是在大殿上,当着她的面。她最后说的那番话,还有她倒下时直勾勾地看着金銮宝座的目光,都让皇帝觉得心头如有火烧一般焦虑不安,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皇帝迟缓地站起身来,用惊魂未定的目光看着还睁着眼躺在大殿中央的国师。赫连寻隐见状,连叫了他好几声:“父皇?父皇,退朝吧!父皇!”
谁知赫连寻隐话音刚落,皇帝就当众喷出一口鲜.血来,随之晕了过去。
朝堂上下顿时一片手忙脚乱,护送皇帝回后面寝宫。
很快,周围就安静下来,只剩下不停颤抖的蓝若璃。她爬到国师身边,放声大哭,只有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会来指责或者是质疑她,她终于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表现自己的情绪。却没想到,第一次就是为了自己唯一的亲人逝去而痛哭
赫连长君半跪在刚才的地方,神色落寞地看着悲伤不能自已的蓝若璃,双手默然握成了拳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