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24章 连日赶路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摇摇晃晃的马车跟着前面的骏马,一路往南方去。车轱辘滚动的声音,许久未歇,直至暮色十分,前面白马上的赫连长君才扬手示意全队停下暂歇。
前一辆马车里面坐的是赫连长羽,经过一场牢狱之灾,他身上的病又犯了。赫连长君下了马,爬上马车去,向赫连长羽询问了几句,见赫连长羽一副面色惨白的模样,赫连长君不禁皱起了眉头。
“王兄,你的身体还能吃得消吗?”
“我没事。都是**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病?”赫连长君微挑眉梢,不等赫连长羽说完,就打断了他,目光中透露出淡淡的敌意自然,这不是对赫连长羽,而是对他接下来要说的人。“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吗?皇帝跟三皇子一唱一和的,把你掳到帝都问罪,仅仅是想逼我救不了国师吗?这些年来,你承受的是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当年父王离世,他们端来那碗药,就是想让我们选择,谁留在帝都当质子,谁服毒回缙南执掌大权。你抢着喝了那碗药,就是为了保住我的性命这么多年,他们无非就是用那碗慢性毒药来牵制我缙南的势力。”
赫连长羽把手放在赫连长君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安慰似的。他叹了口气,说:“这就是父王告诉我们的,活下去的方式。这辈子身为人臣,有些事情便由不得选择。得到总是要有付出,这也是我缙南能够安稳留存到现在的原因。你日后也要记住这个道理。”
“哼。这次对战胡突,立下战功,皇帝表面上封我为王是为了以示嘉奖,其实我们都心知肚明,他是在利用我们两兄弟瓜分缙南的势力。如今他是还忌惮着我手中的兵权,又刚刚立下战功,不敢对我们做什么,只能放我们回缙南,可是以后又会怎样,谁也说不准。我们的存在,对皇帝来说终究是个威胁,王兄你难道就真的想一直这么被动地承受下去?”赫连长君皱着眉头,很不甘地说道。
赫连长羽听出赫连长君话里有话,表情一下子变得忧虑起来:“长君,不可”
他话还没说完,赫连长君就摇了摇头:“我明白,父王用他自己的性命,换来缙南的安宁,我们要做的是守护它,而不是打破。”说完,赫连长君下了马车,留下赫连长羽一脸复杂的神情坐在那里,目光好像火点一样明灭不定。
赫连长君刚下了马车,就看见锦柔拿着没有动过的干粮走过来。
“她又没吃东西吗?”赫连长君似乎知道锦柔是专门过来找他,于是停下来问道。
锦柔满面忧愁地点了点头,叹着气说:“这也不能怪郡主啊。她才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还连国师的祭奠礼都不能参加,也难怪她心里难受。小王爷,你还是去看看郡主吧,她这么不吃不喝的,还不等到缙南,她的身子就先垮掉了。”
赫连长君看了一眼锦柔手里的东西,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朝后面那辆马车走去。
蓝若璃表情呆滞地坐在马车里,被撩起来的窗帘,透进来微凉的风。这近六月的天,却是阴沉无比,自从那一日国师倒在大殿上之后,天宓就好像笼罩在一片阴暗之中。蓝若璃想,或许是连一心想置国师于死地的皇帝跟那三皇子赫连珖禄都觉得害怕了,所以最后他们并没有将国师按照欺君或者反贼论处,而是在摘星阁内替她办了一场风风光光的祭奠礼仪,前来祭奠的人摩肩接踵,大多是巫族人。可是身为侄女的蓝若璃,却不得不尽快跟着赫连长君他们上路回缙南。
现在对赫连长羽和赫连长君他们两兄弟来说,日子也不好过。虽然赫连长君用战功保住了赫连长羽,但毕竟有伊少云的供词在那儿,赫连长羽谋反的嫌疑并没有完全消除。如今皇帝病倒,虽然暂时将赫连长羽他们两兄弟放回缙南,可是难保不会中途反悔。所以赫连长君必须带他王兄尽快回到缙南,到时候,就算皇帝想下手,也要考虑几分缙南的实力。
这也是这几天来赫连长君下令马不停蹄地赶路的原因,他必须要尽快赶到安全的地带。早在他们离开帝都之前,赫连长君就已经修书回缙南,让人前来接应。如今缙南也知道绥王被三皇子带走的事情,自然已经紧张起来,全方面布防,就等着赫连长君他们安全抵达。
天一直阴沉着,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夏天的到来,反而有几分暮春的伤感气息。这样诡异的天气,让整个天宓境内的气氛都有些躁动,国师之事被越传越离谱,是而无论车队走到哪里,都能听到相关的话题。即便赫连长君有意想让蓝若璃避开,也没有办法,毕竟他也不敢太多停留在太过荒凉的地方,这样会容易受到埋伏和攻击。
看着蓝若璃一天天越来越消沉,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赫连长君心中着急,却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手里拿着锦柔给的东西,在马车外面站了许久,他也没有再往前挪动一步。
“小王爷?”锦柔出去转了一圈儿回来,发现赫连长君根本就没有进去,不由得露出疑惑的神情。
赫连长君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把东西塞回她手上,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骑上马,命令大家休整完毕继续出发。
锦柔满脸不解,看了看赫连长君的背影,又看了看手里的干粮,再看一看静悄悄的马车,脑子里简直是乱成了一团。这到底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怎么感觉小王爷这几天都怪怪的呢?锦柔实在想不明白,也没办法想明白,只好作罢。
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这六月初的天气,就在国师被火化的那天,朗朗乾坤,居然开始下起了雪!
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蓝若璃忽然流泪了,想起国师说的那句话。
“惟愿巫神有知,让那六月飞雪,洗清这世间罪孽!”
这,就是姑姑的预言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