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35章 不安的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对不起”赫连长君紧抱住蓝若璃,喃喃说道,好像愿意用尽一生去拥有这怀中的女子,永不言弃。
蓝若璃眼中闪烁着银光,眼底却有不知名的暗芒划过。夜里她躺在床上,不知觉做起梦来,只见得那白花花一片的芦苇荡,分不清哪里是芦花,哪里是雪花。奇怪的是,天上竟然还挂着两个太阳!见所未见过的奇异景象,让蓝若璃心底不由自主地生出恐惧的情绪来。她听见远处有千军万马厮杀的声音,黑压压的一片云彩在远处阴霾,好像要吞噬了那两个太阳。
蓝若璃惊恐万状地转身狂奔,忽然看见她将要跑去的芦苇深处,有两个人影。
芦苇荡中的老媪和坐在轮椅上的紫琴公子!他们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看着无助的蓝若璃,好像正在等待着她的自投罗网。蓝若璃就像一头拘捕的小兽,却怎么逃都逃不过悲惨的命运
“啊”
蓝若璃猛然从黑夜中坐起身来,满头冷汗地四下张望一眼。房间还是熟悉的房间,气息也还是熟悉的气息,并没有芦苇荡,也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只是窗外面的大雪还在下着,这奇异的天象从六月初一直持续到现在,着实是让人心中难安。蓝若璃想到梦中的画面,心头说不出的恐惧和混乱。
她大口喘着粗气,披上衣服走到屋外去,让冷风吹过面颊,这样才清醒一点,却是让人在这深夜里睡意全无。失眠的折磨,让蓝若璃不胜烦恼,慢慢地踱步出去,走向赫连长君的院子。
在这样的深夜里,或许也只有在他身边,才能让她不安的心灵得到一点难得的慰藉。
行在雪夜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寂静的,包括她的脚步。这种安静,仿佛预示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蓝若璃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今晚她所梦所见所想的一切,都是一种不太好的状态,感觉像是在预告着什么。这种感觉让她无比心慌,因为她仿佛有着那种感觉,如果今夜梦到的都有某种征兆在里面,那么她可能真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劫难当众了。
蓝若璃记得,姑姑死前在大殿上当着所有人说,她蓝若璃是巫神的血脉,她体内的巫神力量已经觉醒,如今这场大雪,让蓝若璃见识到了巫神的力量,虽然那是关于姑姑的,却也可以管中窥豹,在自己体内的那股力量是否也有这么强悍的效果?而这些,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呢?那一股把她和老媪先后送到这个时空来的神秘力量和它所既定的命运,就像飞驰的车轮一样,正在朝她奔来,要将她碾碎!
“啊切”蓝若璃也不知道是想得太让自己胆寒了,还是被冻得不行,刚走到赫连长君的院门口,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如此空旷的雪夜,这一道声音就好像被无尽扩散出去了一样。
蓝若璃赶紧捂住嘴,朝手心里呵了几口热气。要是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难保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以她现在的身份,夜会赫连长君这样的人可是说不过去的。
但让蓝若璃更想不到的是,院子里本就站着两个人,她这一声喷嚏,立即引来了院中两人的注意。
正是赫连长君跟许久没在王府露面的墨痕。
不过对于前些日子在去百草庐的路上遇到了墨痕的蓝若璃,就要另当别论了。她看到墨痕的时候,比墨痕看到她这么晚到这边来还要吃惊。毕竟墨痕知道蓝若璃跟赫连长君之间的关系,可蓝若璃却不曾想自己会撞破了一场气氛紧绷的对峙。
因为她很快看见,院子里并不是只有两个人就在墨影脚边,那冰冷刺骨的雪地中,还歪歪扭扭地躺着两个人,都被五花大绑着。
一个墨影,一个陈颖儿!
“阿璃,你怎么来了?”赫连长君一边问着,一边走上前来,拂掉她身上的落雪,将她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前暖起来。“看你,手都冻僵了。”
“做了个噩梦,睡不着,所以想出来走走。没想到外面这么冷。”蓝若璃不好意思地说,眼角余光却瞟着赫连长君背后那三个人。
墨痕还跪在地上,而墨影跟陈颖儿两个人则被捆着扔在地上挣扎。看到蓝若璃过来之后,墨影忽然变得平静许多,只是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着蓝若璃,好像如果她没有被这般结实的绳子束缚住的话,她一定会扑上来将蓝若璃扒皮抽筋、生吞活剥了一样!
这种眼神,蓝若璃却并未感觉到可怕比起她刚才的梦来说,这好像真的不算什么,因为她知道墨影对她的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早就习惯了。那女人三番两次要置自己于死地,反倒让蓝若璃面对她的时候淡定了一些。同时她还有一种感觉,觉得墨影也是个可怜人。
从前赫连长君说过,墨痕跟墨影是一对孤儿,漂泊在外,被赫连长君从路边救了下来,留在王府中。后来老缙南王带着赫连长羽跟赫连长君两兄弟进帝都,发生了那一系列变故,需要有人在帝都照应赫连长君,单单是漪涟这个会文的还不够,于是墨痕跟墨影两兄妹就被暗中培养成杀手,作为赫连长君的暗卫,保护他的人身安全,或者是帮他做一些不能见光的事情,还有调查一些宫中和民间的密事。
可以说,墨痕跟墨影就像是赫连长君的左膀右臂,而如今,这对手臂却乱了方寸。
对赫连长君来说,也是很头疼的事情。虽然他爱惜自己的手臂,却也知道,如果留下一条不听话的手臂,迟早会伤害到自己身边的人。
所以当墨影说了之前蓝若璃就是被墨痕绑架的那件事情之后,赫连长君的眼中就透露出了杀机。他转过去,看着跪在雪地中请罪的墨影,还有不知悔改的墨痕,眼眸里波澜起伏,如若有巨lang击石。
“阿璃,你先进屋去吧。”沉默了片刻,赫连长君忽然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