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40章 众臣议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你在这里站了一夜?”灵犀似乎有点不可置信,睁大了眼睛瞧着,像是重新认识了一遍赫连长君似的。
赫连长君没有回答灵犀的话,劈头便问:“阿璃怎么样了?”他的脸好像也被雪冻得麻木了,白皙中泛着青色,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看灵犀一眼。
灵犀就当碰了个钉子,稚子般的吐了吐舌头。
“暗器已经取出来了,公子说你可以进去了。”灵犀没好气地答道,端着水盆就往前走,把血水泼在院子里栽种常青树的土里了。
赫连长君走进屋子里,浓烈的血腥味让他不禁皱起了眉头,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蓝若璃病床边,看见她正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心里焦躁起来。他转头问旁边的紫琴公子:“她怎么样了?还会有生命危险吗?”这个时候,赫连长君似乎已经忘了昨晚对紫琴公子的成见,一心只想知道阿璃的状况如何,说话的语气除了焦急以外,也没有针锋相对的意味了。
紫琴公子好像劳累过度,脸上的神情透着疲惫。他正卷着面前的布包,布包里面是长长短短的银针,他脚边还堆着染血的白线。如若是蓝若璃还醒着,大抵知道自己刚进行了一场剖心手术。但是对于赫连长君来说,这一切太陌生了,他根本无法想象紫琴公子都做了些什么。
不过好歹他是听到了紫琴公子说:“我已经替她把伤口缝合了,只是我用了麻药,所以她还没有醒过来,仍需多加休息,切不可劳累、动怒。我会把药方写下来,让她醒来以后每日按时服用,好好将养半个多月,才能下床。”
说罢,紫琴公子推着轮椅,离开了房间。
静悄悄的房中,只有暖炉里的炭火还毕毕剥剥地响动着,让人感觉到一点生气。
赫连长君在床沿边上坐下来,轻轻握住蓝若璃的手。
屋子里明明是暖的,她的手却冰冷得可怕。
赫连长君心疼地皱起眉头,用一只大掌将她的手紧紧捂住,放在自己的腿上,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撩开她胸口的衣服,看到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用白色的细线缝合,阵脚很工整,却依然刺痛了赫连长君的眼睛。他恍然知道了紫琴公子是如何替阿璃取出暗器和治疗心脏上的伤口,顿时觉得一阵涩意涌上心头。
这一夜,也不知道她吃了多少苦,才能撑过来。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都怪他引起种种事端,更怪他没有保护好她!
“对不起,阿璃。都是我的错。以后再也不会了,再也不让你受伤了。”赫连长君自责地喃喃自语,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这段日子里,王府有了两个重病号,赫连长君更加忙得不可开交。
而帝都那边,竟然真的传来了丧报!
“皇上驾崩,万民同哀,各路诸侯当速速前往帝都奔丧,不得有误!”
赫连长羽正躺在床上不省人事,于是赫连长君代为接旨。捧上圣旨的那一刻,赫连长君觉得手中好像有千钧重量。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了。
如今最要紧的事情,该是帮赫连长羽解毒的事情了。
这日早朝上,赫连长君刚刚宣布了要安排赫连长羽迎娶牡丹红过门的事情时,整个朝堂就好像炸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上上下下的朝臣们就好像一致商量好了一样,跳出来反对。
“堂堂皇亲贵胄,迎娶一名妓.女为侧王妃,这是绝无仅有的事情!简直是荒唐!”
“事关我缙南与绥王爷的名声,这可万万使不得!”
“小王爷三思啊!”
或软或硬的劝谏此起彼伏,赫连长君听得有点不耐烦了,在上面坐着,只管撑着额头,让他们吵去。
最后等这些人自说自话觉得没趣了,赫连长君才说道:“本王主意已决,今天只是来通知你们一声,并未说过要听你们的意见。本王的王兄要娶哪个女人,乃是我们赫连家族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谁要再敢对这件事表示异议,一律按以下犯上罪名论处!”
“小王爷!”伊鼎臣听闻赫连长君口出此言,震惊不已。他想不到赫连长君居然会作出这么糊涂的决定,而且还一意孤行。这在以前老缙南王和赫连长羽当政的时候,是绝无仅有的事情。不管是老缙南王还是绥王,对于他这个老臣和功臣都是要给几分颜面的。
那日得知伊少云背叛了缙南之后,伊鼎臣这位老臣亲自迎接赫连长羽他们从帝都回来的马车,负荆请罪,并且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示与伊少云断绝一切关系,言之凿凿,令不少人动容。
整个缙南无人不知,伊鼎臣在缙南的重要地位,连王爷也是要给几分薄面的。而赫连长君才刚刚正式封王没多久,居然就敢对他如此无礼,实在让伊鼎臣感到不是滋味。这种不是滋味,倒不是自己被冷落,而是缙南的后代掌管着居然一点胸襟都没有,且听不进朝臣的谏言。这将是会导致缙南的灭亡的啊!
伊鼎臣在朝堂之上苦口婆心地劝谏,连各位重臣也都纷纷站出来附和。
朝堂上一片劝谏之声,让赫连长君头疼不已,却又无法明说。那伊鼎臣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如果跟这位老丞相来硬的,不一定会有好结果。这件事情,可就让人为难了。
正当赫连长君头大的时候,锦柔把蓝若璃扶着走上殿来了。
“伊丞相忠心可鉴,实乃缙南之福,但是顽固不化,可不是拯救缙南和绥王爷的方法。”
“阿璃,你怎么来了?”赫连长君皱起眉头,走下去亲自扶着她。
蓝若璃笑了笑,没有答话。
伊鼎臣转过去,不屑地看了蓝若璃一眼,拂袖说道:“哼!这朝堂之上,还轮不到你区区一个妇人说话。何况,你还算不得我缙南之人,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判老夫?”
“就凭我是巫神之女。”蓝若璃面不改色地说道。
此言刚落,所有对蓝若璃面带不屑的大臣,都立即换了一副表情,私下互相交换眼色。
这一次六月飞雪,让所有人都真真切切地见识了一次巫神使者的能力,虽然朝廷试图封锁消息,可这世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此刻大殿之上,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看着蓝若璃。
蓝若璃也一一扫过他们,一字一句说道:“我代表巫神的旨意,凡人如若有违,就是逆天行事,必遭天谴。我已得巫神旨意,如若绥王爷不立即迎娶牡丹红过门冲喜,则捱不过三日之期!”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