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51章 互相怀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蓝若璃回到营里的时候,得知赫连寻隐亲自过来了,不过此时他与赫连长君正在驿站的房间里面密谈,蓝若璃只好呆在外面,有点不安地来回踱步。
她想,现在这种情况下,赫连寻隐来找长君,无非就是为了大军的矛头到底向着谁的问题。虽然赫连长君早已说了,他会跟赫连寻隐合作,然而这一次,蓝若璃是真的看不穿赫连长君心头的打算。其实她不是不知道,赫连长君是个多么有野心的男人,他在帝都忍辱负重的十二年,已有古之帝王的风范。虽然是在蓝若璃生活的那个时代,但在这一点上也不乏相通之处,像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在曹操手下蓄势待发的刘备,等等。成大事者,需能忍,康熙大帝制服鳌拜之前,也是经历了数年的忍耐。
现在的赫连长君,就好像一个蛰伏着的猎人,因而蓝若璃总是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句话。或许她这种担心是莫名的,她只是不确定赫连长君是否真的有一个足够强大的理由能够说服赫连寻隐跟他合作,并且即便是在成事以后,也不会再打缙南的主意。
蓝若璃记得赫连长君说,这件事跟埋藏在内宫废弃后院的秘密有关。于是她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她跟踪赫连长君去过的那个院子。那是老缙南王遇难的地方,在这一点上,是否构成什么理由让赫连寻隐屈服呢?
好多解不开的问题,让蓝若璃头疼欲裂,只好忍住不去想。她回到自己房间,拿出那张还未绣完的手帕,继续绣着那对蝴蝶。也许是被扎过太多次了,她的技巧倒也越来越纯熟起来,做起女工来得心应手,她都有点无奈地想,自己再在这个地方多呆几年,恐怕真的会变成一个十足的古典女性吧?
男人总是希望将女人束之高阁,王侯将相之家尤其如此。
这大概也是蓝若璃不希望赫连长君成为皇帝的原因之一。但凡帝王,有哪个是能够钟情于一人?即便心有所属,却也要有后宫三千。帝王的后宫,与前朝那千丝万缕的联系,岂是能够说得清道得明的?单单是一个王爷的身份,就够蓝若璃担心的了,如若真是成了皇帝
想到这些,蓝若璃不禁望向窗外,嘴边带着一丝苦笑。
“噔噔。”
两声敲门声,总算是把蓝若璃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本以为是锦柔进来了,抬头瞧去,却是赫连长君,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才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身来。
“你怎么过来了?”
“我过来很奇怪吗?”赫连长君有点哭笑不得。
“没有啦。我的意思是,听说梁王今天来了这边,你们在房间里谈事。”蓝若璃解释说,或许还有点期望赫连长君会主动告诉她,他们之间到底谈了些什么。
“你就这么关心跟他有关的事?”赫连长君嘴角擒着一抹笑容,眼底的光却是冷冷地。
他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简直让蓝若璃哭笑不得,似乎是完全没料到他会往这个方面去想,有点无奈地说:“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当然要关心他的事。毕竟他的大业也关系着我们的存亡。我怎么能不担心?”
“我们的存亡,还轮不到他来做主。你担心得太多了。”赫连长君不知怎么,竟然有点生气的样子。
蓝若璃一愣,心头酸酸地冒出委屈的泡泡来,有些不满地嘟着嘴说:“那你就当我是关心他好了。反正他以前对我也挺好,眼下帝都的局势那么乱,皇宫里面也是一团糟,他原本就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还不知道要怎么应付这一切。他今天既然来找你,必然是自知力量微弱,想要拉拢缙南”
“所以你觉得我就会仗势凌人,欺负到他这个温和的人头上?嗯?这就是你想表达的意思,担心我会对他不利?”赫连长君隐忍着怒气,却还是忍不住将蓝若璃打断。
蓝若璃一愣,咬着唇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她不知道怎么填补心头的失落,因为没想过赫连长君会这么无理取闹,将她想得这么不堪,那种感觉就好像她做了什么背叛的事情被他看穿了一样。他这没来由的怒火,跟平日里竟是有些判若两人,但又决计不是在演戏,蓝若璃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在跟她赌气。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所以觉得委屈,就连辩解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原本蓝若璃就是倔强的性子,既然知道她现在无论怎么解释,赫连长君都不会听,她干脆就不说话了,一副默认的姿态看着他,看他还能说出怎样的话来。
沉默中,赫连长君忽的冷笑了一声,喃喃地说:“你们还真是惺惺相惜。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挥师帝都,取他性命?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人?为了权利、地位,不择手段。我隐忍那么多年,就是为了那个金銮宝座?”
蓝若璃呼吸一滞,那是她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每当这么想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罪恶,觉得对不起赫连长君。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这具躯体残留的意识,让她始终铭记着,他为了保全自己和自己的家族,连那么无辜的女孩都能下手杀害。可是,她又怎么会忘记,他也曾全心全力地帮助穷人,甚至为了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张玉燕,他都可以与自己的劲敌作对。她企图用这些来说服自己,他本是心地善良,只是有时候环境所迫,如果她是他,或许当初也会作出同样的决定。但她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相信,他对江山没有野心。毕竟古墓里的事实就摆在那里,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想、怎么做
“朝廷跟缙南的矛盾由来已久,根深蒂固,不管二皇子和三皇子到底谁当上皇帝,都免不了拿缙南开刀。我只能想到保住缙南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夺取天下。你与梁王殿下合作,到底打着什么主意,我”蓝若璃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说出了这些话,因为她如果还有稍许的意识的话,一定会知道这样的话会伤到赫连长君的心。可她居然毫无意识地脱口而出,或许是心中压抑了太久,终究是要说出来,才能释怀。
只是说完之后,她便彻彻底底地后悔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