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52章 王兄召见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赫连长君目光灰暗,透着寒光,直直地盯着蓝若璃,好像是不太能相信那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却又无法抹去这个事实。他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一句,都好像戳在他心上。
原来他在她心里,一直都是这样的形象。
“我打什么主意,你很快就会知道。”赫连长君冰冷冷地丢下了一句话,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蓝若璃愣愣地站在原地,被窗户里吹进来的风吹得全身发凉。或许是因为后悔说出的那些话,又或许是因为赫连长君刚刚撂下的那一句让她感觉到了威胁。很有可能本来赫连长君并没打算做什么,却因着她那一番不负责任的怀疑,改变了他的主意
蓝若璃想想,都止不住地打个冷颤。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她就成了历史的罪人,不但对不起赫连寻隐,更让赫连长君背上叛贼弑君的千古骂名,那
蓝若璃颓然地跌坐在椅子里,手中还紧握着那张被揉皱的穿着针线的手帕。针已经刺进了她的手掌里,鲜血渗出来,她却未发觉。
事情走到这一步,多少让她有些料想不到,措手不及。
赫连长君回到房中,气呼呼地关上房门,脸上满是懊丧的神情,一拳打在桌面上,脑子里回想着半个时辰以前跟赫连寻隐那场会面,让他感到有些不太愉快的结尾。
就在他们商量好跟政事有关的一切之后,赫连寻隐忽然问起蓝若璃。
“她还好吗?”
“她能有什么不好?”赫连长君有些不悦地答道。他并不喜欢赫连寻隐关心蓝若璃的表情,更不喜欢在这样剑拔弩张的时候,赫连寻隐心里居然还惦记着阿璃!
“这样的情况下,本就不该把她带到帝都来。你可知道这会让她陷入多么危险的境地里?”赫连寻隐有点激动地说。
赫连长君瞪了梁王一眼,说道:“她的安危,本王自有分寸,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赫连长君,你给本王听清楚了。本王对皇位的争夺,就是为了有能力护她一世安好,你若是有半分对不起她,本王一定会将她从你身边带走!”赫连寻隐不甘示弱,略带着威胁的对赫连长君说道。
这段话一直在赫连长君的脑海中回响,让他心中不时地腾起怒火,所以也有些懊恼刚才盛怒之中控制不住对蓝若璃说的那些话。只是想要道歉的话,他却没办法现在就说出口。何况蓝若璃先前说的那番话,终究是在他心里面留了一个梗。他一把将桌上的东西拂到地上,心中似乎仍是怒火难平。
“噔噔。”有人敲了两声门,转告赫连长君,绥王让他到房间里去一趟。
赫连长君答了一声“知道了”,收拾了一下心情,走去了赫连长羽的房间。
这几天休养下来,赫连长羽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气色显得红润了些。他坐起来,对赫连长君笑了笑,说道:“怎么,看你的心情不是太好?”
“只是担心军中事务。军旅奔波,对你的身体也不是很好。本是让你留在缙南,你却一定要过来,简直跟跟阿璃一样倔。”赫连长君无奈地叹口气。
“眼下这种情况,我们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承担?虽然我们帮不上什么忙,但至少不能留在王府拖你的后腿。如今我们大部分的兵力都集中在帝都,余下的要尽力守护缙南城的安全,王府里面并不安全,倒不如在这军营里面。”赫连长羽分析道。
赫连长君点了点头:“王兄你好好休养。照这个样子下去,我看你也快痊愈了。没想到这么多年后,我们终于能等到这一天。等你痊愈了,咱们两兄弟一定不醉不归!”
“哈哈,好。”赫连长羽开怀大笑,又有些感慨地说,“这也多亏了阿璃和红儿,若是没有她们想方设法向紫琴公子求情,我也不会有今天,更没有什么希望。”
“大嫂的确是个温柔贤淑的好女人。”赫连长君似乎是有意忽略了赫连长羽提及的另一人,只是对牡丹红点头称赞。
赫连长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拍了拍赫连长君的肩膀,说:“阿璃是个好女孩儿,今生能够得到这样的知己,该不要负了皇天的美意才是。”
赫连长君喉间一滞,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来,点了点头。
这时牡丹红端着药进来,一见长君也在,旋即笑道:“小王爷也在?王爷最近气色可好多了,你大可放心。”
“有大嫂照顾,小弟自然放心。”赫连长君也看到自从牡丹红进门以来,对赫连长羽无微不至的照顾,何况他二人两情相悦,花前月下,也可以说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无论是作为赫连长羽的弟弟,为王兄能够收获这样的幸福结局感到高兴,还是有一种羡慕的心理,赫连长君都感觉到他们二人值得祝福,所以对牡丹红也放下了架子,改口称嫂子。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能让王兄幸福,她的出身如何,又有什么关系呢?
赫连长君不禁想到阿璃,这一次先帝驾崩,帝都之乱,正是他们改变关系的机会。如果能够让赫连寻隐登上皇位,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请求赫连寻隐解除阿璃跟王兄之间的婚约。如果用蓝若璃的话说,他真的在打什么算盘的话,大抵就是如此了。只是这些话他都还没来得及说,两个人就陷入了这样的冷战之中。他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为何那般在意赫连寻隐说的话,又迁怒于阿璃身上,其实她的心是怎样,他还能不清楚吗?即便她真的关心赫连寻隐,也不过是一个常人应有的感情反映罢了,毕竟赫连寻隐对她那么好,像她那样闪亮的女子,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只是有时候,感情的走势总让人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会无端端地猜疑跟误解,明知错了,却又不肯认错
赫连长君也只能暗暗嘲笑自己的懦弱,自作自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