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53章 记住约定(防)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说起来,也不是妾身一人照顾王爷,这些日子,倒是多亏了郡主能够帮衬着。像郡主这般奇女子,当真是世间少有。”牡丹红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去伺候赫连长羽服药。
“若不是郡主成全,你我也未必能走到今天。”赫连长羽握住牡丹红的手,这句话却是说给赫连长君听。究竟是兄弟连心,看到赫连长君今日过来的表情和提到阿璃的反应,也知道他和阿璃之间有了点什么问题。赫连长羽不需要问,他只记得一点,那便是阿璃是个顶好的女孩子。“两个人相处,总要有一个人时常退让一步,无需将是非对错分明得太过清楚,因为退让不代表人数,只能代表相爱的包容。”
赫连长君看了看赫连长羽,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点头说:“我知道了。王兄好生歇息,我先去处理一点事情。”然后便退下了。
六月以来,像今天这般晴好的天气不多,阳光斜斜地照进屋子来,洒落在案头上。
蓝若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趴着睡着了,额头一层薄薄的冷汗。
她或许不知道自己正陷在一场噩梦之中,因为这个梦如此真实,就好像此刻就真正发生在她身上似的。这也是蓝若璃万万没有想到的,在从古墓来到天宓近一年之后,她居然又做了曾经在古墓中做的那个梦那个被一个看不见容貌的男子强.暴的梦!梦里的一切细节都真实得可怕,包括那种恐惧和疼痛。
但是那种痛,又不仅仅像是被陌生人侵犯时的出于生理上的疼痛,而是来自于心尖儿上的,像一种被人背叛,被最亲近、最信任的人伤害。可是蓝若璃实在想不到,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她竟然会做这种梦,或者是说,这个梦本身其实是在预示着什么。但是关于后者,她压根儿就不敢想,毕竟谁会希望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她自认自己还没有强大到这种地步,可以安然承受这一切。
那种恐惧的感觉,一下子将她从梦中惊醒了。那一瞬间,她感觉到身边有人,于是从梦中带出来的惊恐和警惕,促使她一下子抓起桌上的簪子,朝对方刺了过去。可她根本就没碰着对方,就被捉住了手腕。
“是我。”略带沙哑的苍老的声音,却是底气十足。
蓝若璃定了定神,眼神空洞地看了眼前的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那白发老媪。
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蓝若璃脱口问了出来,毕竟现在帝都的局势这么乱,稍不留神就可能卷入诸侯之乱,而且这白发老媪混入守卫森严的驿站,竟然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但一想到她可是凤临的师傅,蓝若璃就又释然了。
“离约定的日子越来越近,当然要来看看你有没有做好准备。毕竟这件事情对你来说,也有些困难。至少现在在你心里,赫连长君还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要下这样的决定,是有点为难你了。”老媪的眼眸里的光芒变得黯淡了一些。
蓝若璃却毫不领情地冷哼一声:“你现在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要我做决定的是你们,来动摇我的也是你们,我真的不明白你们想要做什么。难道是希望我感激你的怜悯和理解不成?”
老媪目光纠结地看着蓝若璃,好半晌,才沉沉地叹了口气:“相信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不想你受到伤害,而且,有些事情你的使命,需要你去完成。而这些,也需要你的牺牲。”
“够了!我不想听这些道理!我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使命,也不知道我将会遇到什么,我只是不想再见到你。至少,在那一天之前,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ok?”蓝若璃的情绪过于激动了一些,以至于脱口而出,不过好在她知道老媪也是跟她一样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能够听懂这简单的词语,也自然能听懂这个词里面包含的不满情绪。
她别过脸,似乎能够感觉到老媪落在她侧脸的注视,却真的疲惫到没有一点心情跟老媪继续纠缠下去。片刻之后,她觉得屋子里变空了,转过头去看,果然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老媪的来去,就好像鬼魅一般无声无息,那些一般的守卫又怎么可能会发现她呢?恐怕就连墨痕也被她瞒过。
蓝若璃脸上泛起丝丝苦笑。以老媪的功夫,要对付她蓝若璃,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有些东西,或许真的是命中注定。
正在这个时候,赫连长君敲门进来了。
“你刚才在跟谁说话?”赫连长君四下看了看,除了蓝若璃,却不见有第二个人。
蓝若璃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的神色,随即又恢复了常态,摇头说:“刚才在这儿睡着了,大概是说梦话了。”
“哦。”赫连长君心不在焉地答了一句,似乎他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于是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沉默地互相看着,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半晌之后,赫连长君干咳了一声,问道:“今天天气这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蓝若璃往窗外望了一眼,摇头说:“你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不用为我lang费时间。”
“有什么事比得上你重要?”赫连长君上前试着拉起蓝若璃的手,握在掌心里,以为这样或许能够让他感觉到他的心,或者至少让她明白他的歉意。
蓝若璃顿了一下,有点不自然地从他掌中抽回手,转过了身去,冷淡地说:“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决帝都的危机,保护好缙南,保护你的王兄,和你的子民。我会好好照顾着自己的,真的不用担心我。”
赫连长君皱起眉头,有点愠气地说:“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可是话刚说出口,他就有点后悔了。他似乎忘了他过来不是为了又一次跟她争吵,看着眼前背影消瘦的女子,他又怎么能够忘记这其中有多少是因为他。没日没夜地为他担忧,为他的事情操劳,如若不是她在身边,很多时候,他或许不知道该怎么度过。
赫连长君叹了口气,眼神变得柔软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