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都市小说 -> 单细胞少女的单选题

Chapter 295可怕的噩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要扔咯,我要扔咯!!”


“啊!!灰灰,往这边扔,我是欧冉啊,这边,这边!”


“一、二、三!”


“啊啊!是我的方向,我的方向。上天保佑,这次一定要嫁出去,一定……啊!!!锡涵学姐,有人抢我捧花。呜呜,不是说好来打她吗?人去哪了啊,人家的捧花被……欸,安晨梦?!”


“哦。”我迷茫的看着凭空落入手里的捧花:“这是个什么东西,看起来挺眼熟的。奇怪啊,怎么就忽然出现在我的手里了……欸?欧冉,你干嘛打我?”


“气死我了,因为你抢了我的捧花啊啊啊!”


“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这么多年不见,再次看到我出现之后不应该是喜极而泣,或者很惊喜的嘛?可是你没有惊喜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打我啊?!”


“都说过了,因为你抢了我的捧花。”


“就是个彩排而已,结婚典礼都还没正式开始呢,到时候我绝对不会和你抢的。”


“你抢了我的捧花!”


“呃,看来我是真的不该回来……”


“啊呀呀!!”不等我反应过来,一个白色的身影尖叫着“嗖”的一下便冲过来紧紧抱住了我:“安安,是你是你,真的是你。呜呜呜,我就知道你说不来是骗我的。哈哈哈,你来了,果然是来了!”


“我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咳咳……轻点!”我动作小心的轻轻推开了灰灰:“幅度小一点,小心颠到宝宝了。”


“什么?”灰灰再次花容失色……


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再次’?


啊啊,这不是重点,反正灰灰新娘又羞涩了:“为什么连你们也知道了?”


“嘿嘿。”我调侃的凑过去挤了挤她的肩膀:“先上船后补票嘛,那天萧煜特意打了越洋电话告诉芮冰的。”


“噗!”灰灰二次吐血。


“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安晨梦,你们家唯安今年三岁了吧?”柳锡涵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总之她是特别讨厌的来拆台子了:“啧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貌似某人才结婚三周年啊?”


“哈哈哈,学姐,你说话总是那么一真见血。”被护着的灰灰小新娘跟着来劲了,靠过来对着我的肩膀就是一顿蹭:“谁也别说谁,我们都是一样的,哈哈哈!”


“……”谜之脸红。


“我说你们都结婚了,还来抢欧冉的捧花干什么?”柳锡涵笑得阳光灿烂的上来蛮横的夺过我手里的捧花送给欧冉:“怎么的,还想二婚啊?”


站在旁边一直不吭声的装成小透明的芮冰低气压凉凉的瞥了锡涵一眼。


“不是,那个什么!”锡涵看样子是有些心虚了,她干笑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别过头去东张西望的岔开了话题:“对了,你们家唯安呢?那个小屁孩不是像你一样很喜欢凑热闹的吗,奇怪了啊,怎么到现在都没见人呢?”


“嘿嘿。”经过了这么多年,没想到终于能扳回一局了。我凑过去冲她意味深长的笑:“锡涵你不懂,我们家唯安比我有出息,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去做大事了哦!”


“就你家那个油嘴滑舌的臭小子能有什么大事……靠,不是吧!”柳锡涵额间垂下三条黑线:“我说,你们家的好儿子不会又去骚扰我们家女儿了吧?!”


“No No No !”我一本正经的摇摇中指:“芮冰说过了,这叫追。欸,等下……喂,锡涵你去哪?”


“痛扁秦唯安!”


“你敢……柳锡涵,你给我站住!!”


…………分割线…………


一片漆黑,这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啧,怎么又是黑暗的区域。周围静悄悄的,这里寂静的好像只有我一个人。


没有着急的感觉,沿着这条路,我只是在慢悠悠的往前走。


“滴答滴答!”


前面有水声。


我的心跟着雀跃了起来,脚步也不自觉地迈大,迈大,然后跑了起来。然而无论我多么用力,那哒哒的水声还是在远处片刻不停,我也好像在原地没动一般。忽然感到一阵疲乏感,我累得瘫坐在地。


“安晨梦,哈哈,安晨梦!”


“谁?!”我被这突然而来的声音惊得毛骨悚然。


“是我啊!”


周围都是乌漆墨黑的,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来的,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看不见?


“安晨梦,我在这里啊!”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


揉揉眼,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那一身红衣的美艳女人慢慢向我靠近,她的手中还拿着什么明晃晃的东西……


是一把刀!


“你、你、你!”我惊恐的连声音也跟着颤抖了起来:“赵美娜,怎么会是你!”


“哈哈,都这么久了,你还认识我啊?”赵美娜诡异的笑着向我靠近,脸上的阴森一如当年:“我说啊,你命怎么那么硬?被捅了五六刀都不死,还用录音笔录下了我的话。安晨梦,我现在才明白你当时说的话。‘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哈哈哈,好心机啊!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好惨啊,我被关在精神病院,和疯子一起。哈哈哈,顾伯伯退婚了,顾城醒来之后也去英国不要我了。安晨梦,你厉害啊!居然搬得动这两家的少爷联手来打压我们,甚至连秦老爷子也动手了。呜呜呜,甚至我们赵家都跟着破败了,你害我害的好惨啊!”


“你在说什么?赵家破产是你们内部产生分裂才会破产的好吧?而且你当年明明是你差点捅死我的啊,我也因此昏迷了半年,这样算的话,也是可以抵消的吧!”


“抵消?哈哈哈,真是笑话,你都已经害我变成了疯子了,我家破人亡整天和一帮疯子关在一起,而你却好好的。呜呜,他们整天打我骂我欺负我!你说,这该怎么抵消?”


“可是你本来就有病啊,杀了人没偿命已经是对你最大的饶恕了。”


“但是我宁可去死!我这样娇贵的大小姐,现在却被当成疯子关在里面,还被那些徒有其名的庸医戏弄折磨……哈哈哈,这都怪你,都怪你!!”


“喂,是你本来就有重度抑郁病吧?怎么可以怪我……你别过来,别过来……芮冰,芮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