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玄幻小说 -> 魔神大明

497:什么是魂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现世里,小丽姚婆婆看着高德的身影化虚,讶异的对视。
仅仅只是化虚倒没什么,传送器也是同样的效果。可高德化虚之后,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扭曲成奇异的光影,混杂在泰阿之剑弥散出的雾气中。石室因此多了些异样,似乎所在的现世空间被撑开了一截,但她们又无法碰触。
“我就说吧,人家才是女王的亲儿子。”姚婆婆继续打击小丽,“就他能进入白境,咱们都得隔着白境跟女王说话,费劲得很。”
小丽自然明白这个妈并不是出于嫉妒才这么说,但终究心里有些不好受,瘪瘪嘴说:“这说明能不能进去跟女王的血脉无关,而是跟是否有冰雪之力有关,拥有冰雪之力的人反而不能进去。”
接着想到了什么,蹙眉道:“说起来也真奇怪,自从我跟他重逢之后,他的表现就不断突破我的认识。每次想着‘这家伙竟然还会这招’,然后就发现他还有下一招等着,仔细想这家伙难道不是怪物?”
“原来我以为他的不同寻常,只是来自纯粹凡人之力,由圣山选中后再混进了我的血原。现在才知道,他哪里只是有纯粹凡人之力,根本就是凡人始祖之力啊。血脉之父是人类始祖和首位刑天,血脉之母又跟我一样来自光精灵女王,还混杂了什么始祖人类的东西。”
说到这小丽很是泄气:“或许我给他的血原,对他根本就没用,他自己的血原就胜过我的了。可笑我还以为是在施恩于他,是在保护他,越回想越觉得自己真是个笑话。”
“你也只是说或许而已,”姚婆婆安慰道:“或许正是你的血原才激发了他原本的血原呢?圣山对高德的判定只是个潜在的种子,没有多么特别的关注。”
小丽摇头:“那个塔林之主,就是高德在现世里的父亲。一直在现世里保护着高德,小时候我都还有印象,那时候只觉得是个很和善也很谦卑的小人物,没想到……他怕是早就知道我给高德移植血原不会有影响,所以才故意装作不知道。”
说到这小丽埋怨道:“师傅你也别信什么圣山了,这事显然是塔林之主跟圣山的默契。他们之间一直有默契,咱们都被蒙在鼓里。想想塔林出现的这百年来,震旦里魔人与凡人的纷争和杀戮,其实就是他们这些家伙的安排,我就觉得圣山那几个铁疙瘩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了。”
“他们当然不是什么好玩意。”姚婆婆苦笑道:“他们连人都不是,只是继承了最初那几位仙洲人的思维,按照设定勤勤恳恳的办事而已。”
接着叹气:“我不信圣山还能信什么呢?在我的心里,圣山并不等于那几位并不是人的长老,也不等于那座山,而是拯救凡人的道路。”
“那条路在天上。”小丽不客气的说:“长老们还把梯子撤了,准备冷眼旁观。等现世里的凡人魔人在混沌里都死绝了,混沌也退潮了,再出来洒下种子播种,重造一个人世。那样的人世跟我们没关系,感觉更像是在种田。”
姚婆婆也没继续回护,甚至有些赞同小丽的说法。“你这么说还真有点像,圣山手握那么多资源,从坠星海的上古战舰,到西岭的仙洲人基地,还有冰原这里的扶摇山和北冥山,按道理不该毫无作为,结果却……反正我是想不出,他们为何会对这些资源视而不见,只是着眼于从魔人那里回收那些边边角角的仙洲人遗物。”
“也是跟塔林之主商量好了的吧。”小丽毫不客气:“而且还是在那家伙还没做塔林之主,也没沉睡之前就商量好的。这么看来,圣山看似在庇护凡人,其实还是把希望寄托在魔人身上。跟塔林之主的想法一样,觉得只有魔人才能为这个世界带来真正的改变。”
姚婆婆点头说:“应该是这样了,但不能怪他们。换作我们也都会认为,只有走入黑暗,成为黑暗的一部分,最终才会驱逐黑暗。”
“现在高德说这样不对,”小丽又低低笑了:“成为黑暗的一部分,就再也走不出来了。所以面对黑暗,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点燃火把。”
姚婆婆也笑道:“还在埋怨圣山和高德他爸呢,高德不就是他们默契之下的另一条道路吗?”
“备胎?”小丽噗嗤笑了。
高德化作的光影在雾气中游弋飞舞,不只是搅得石室中光影迷离,连带力量波动也有些紊乱。等到一缕金光在那光影中燃起时,他的身影也像是破碎的倒影,骤现骤灭。同时缥缈话语也穿透了白境,让小丽和姚婆婆震撼之余,又无奈的叹息。
高德说:“这是场赌博,赌您能不能用魂火取代维系你残魂的冰雪之力。”
女王问:“这是什么火?”
“这是发自魂魄的火,”高德说:“是面对黑暗不愿沉沦的决心,好好活下去的希望,以及愿意为此投入烈火为希望而拼搏的勇气。”
女王沉默了一小会,坚定的说:“这不就是为我和族人们量身定作的吗?”
………………
汇聚在北冥山下的百万魔人大军都是精锐,一道指令让他们撤退,即便从首领到小兵都满腔激愤,但被血塔会海塔会首领以及数十位核心塔主说服之后,执行起来也是雷厉风行。
第二天,北冥山下,曾经遮蔽了地平线的魔人营寨就消失了大半。魔人们拉出几十里长的队列,返身向南。既然大人们会继续守在这里等着看北冥山的终结,他们也不白来一趟。而且在这里顶风冒雪被冰雪之力摧残了许久,魔人们也很疲惫了。想到可以回到温暖的南方,还是与大明朝廷谈好了的分治之地,是魔人可以当家做主的地盘,坚持看到北冥山倒下的决心也化作了尽快归乡的渴望之心。
这让魔人们的步伐更快也更坚定,还没拆掉的营寨也在赶工,一切顺利的话,到晚上百万大军就会撤走绝大部分,只剩下核心高层和他们的随身亲卫。
但这股撤退之潮在将近午时的时候骤然停住,百万魔人精锐同时看到,天穹之上仿佛破开了条大缝,泛着淡淡金光,外形很像胖头鱼的东西降下。看起来很慢,片刻之后魔人的观感就从胖头鱼变成了巨鲸,再到遮蔽了小半天幕的恐怖巨物。
丽德号,仙洲人的上古战舰,原本是巴托义思达郭瑞德的座舰。沉在坠星海里接近十万年,被魔人掏成了空壳,却被高德挖了出来。最初还只能浮在水上,除了个头太大,会搞出海啸之外,魔人们都没太当回事。而后跑去了扶桑,就更不关心了。
没想到高德在扶桑平定了恶魔之乱后,竟然让这艘上古战舰飞了起来,还直接飞到了北方冰原上,对至尊带领震旦魔人拔掉北冥山的大计形成了严重威胁。
在至尊没给出明确意见前,魔人们在各自首领的组织下,运用各类飞行器靠近战舰,想把这玩意打下去。没想到死伤无数,却没能撼动战舰分毫。这玩意只是靠着护盾就能阻挡绝大多数魔人,少数力量强大和身怀异能的努力穿透了护盾,面对的又是猛烈的凡人炮火以及无数拥有魂火之力的战士。
这时候至尊也跟高德达成了默契,魔人服从大明的整体安排,画地为牢各守地盘。作为回报,这座还在阻碍混沌渗透现世的北冥山就放弃了。
上古战舰的动向也算是默契中的一部分,虽然没有离开,却还是高高升起,脱离了魔人的视线。昨天魔人准备全军突入北冥山,被战舰炮火阻拦,算是魔人违规在前,也不好指责对方。
现在这艘战舰又降下来了,高德那边想做什么?
丽德号的下降引发了冰原上的一波骚乱,有些魔人奔逃,有些飞起来想拼死一搏,直到凛冽风雪骤然笼罩冰原,遮蔽了天空,才勉强止住乱象。
紧接着,天空中的冰雪凝结出身影,无数魔人跪地叩拜,那竟然是至尊。
“尔等不要惊慌,这是在处置北冥山。”
至尊只说了这一句,却让魔人们都安定下来了。
北冥山城外,曾经的城门楼,现在的废墟上,塔林之主身上那如激流般的力量波动渐渐缓和下来,远处笼罩着大片冰原的冰雪风暴也渐渐平息。
“这些家伙真是让人操心。”侍立在旁的血袍老者哼道。
蓝袍老者摇着头说:“可又得靠他们铺出道路,必须时时训导和矫正他们,没办法啊。”
风暴缓和下来,天空的可见度也渐渐恢复,能看到丽德号那如浮岛般的庞大身躯向北冥山靠近,最终停在勉强超过北冥山的山顶位置。
“果然还是选择了这个办法。”
塔林之主摇头叹气:“那个小家伙明显不清楚冰雪之心的本质,丽也不跟他说清楚,靠仙洲人给巴托人造的战舰是摧毁不了冰雪之心的,哪怕他用魂火改造过了。”
他吩咐两个老者:“你们把营寨再往后挪十里,准备好全力防护。不管他的打算是直接用主炮摧毁冰雪之心,还是用魂火浸染,引发的动静都非同小可。”
老者低头应诺,塔林之主再看向北冥山,身影微晃似乎想要做些什么,比如去提醒某人,最终还是忍住了。
“也好,”他低声自语:“就等你在这折腾三个月吧,免得转头在其他事情上又捅出篓子。等时间到了,我会亲手向他揭露这个世界的另一层真相。”
………………
“我已经让丽德号靠过来了。”
石室外面,高德解释他的计划:“不过离丽德号上场还早,会先进行三个阶段的试验。”
第一阶段是从光精灵残魂中选取志愿者,让他尝试经受魂火的转换。如果确认可以的话,再进行下一阶段。
高德对第一阶段相当有信心,绝魂宫里不仅有小楚,还有前身是魔教长老百花仙子的“狗尾巴”,她就是被高德用魂火转换了残魂,送进了绝魂宫。
当然,成功的话,这位光精灵就转变成了绝魂宫的魂,而不再属于冰雪之心了。这种脱离了族群的结局,无疑是巨大的牺牲。
第二阶段是在名字也叫冰雪之心的洞穴里,由若干志愿者进行一场献祭,将残魂投入到冰雪之心里。他们的作用是充当跳板和媒介,引导高额传入的魂火,触摸到冰雪之心的权限系统。
高德虽然能触摸到权限系统,但他的魂火会被冰雪之力猛烈排斥,只能通过这些志愿者进行这一步。这一步成功后,才谈得上第三阶段。而第二第三阶段又必须一气呵成,风险很大。
“真的要这么做吗?”
小丽又忍不住了:“这太危险了,其实我还有另外的办法……”
“不行。”高德很干脆的打断了她,还直视着她,很认真的说:“如果是拿你自己替代冰雪之心,暂时将白境切割到泰阿剑上面,再转到不周山,我绝不会答应。”
小丽罕见的在气势上弱了:“你、你怎么知道?”
高德笑了笑不说话,没把“你能会做什么我用脚趾头都想得到”这话说出口。虽然小丽还没跟女王说过,但从原理上推断,只有这个办法还有可行性。不过代价么,那是高德绝不愿接受的。
“不止是我不愿意你牺牲,你还没有认真想过。”高德接着说:“泰阿剑拿回不周山之后,不周山那里是基于凡人之力的白境,是燃烧女皇魂魄的地方。你要怎么让冰雪之力的白境跟凡人之力的白境融合?”
小丽语塞,她自然也不能说,就靠她自己融合不就行了,毕竟她身上有两种力量。
“既然女王愿意,我们就不必越俎代庖了。”姚婆婆打圆场:“就算女王失败了,总会有些残魂靠这种办法留下来,光精灵一族还能在魂火中延续。”
姚婆婆的语气变得快意:“更重要的是,这么一来,塔林之主和魔人们就别想捡便宜了。想想他们看着北冥山燃起熊熊魂火,那时候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