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新的情况是上次鬼子偷袭总部时被鬼子获知的。
当时鬼子大陆挺进队有几个队员渗透到鲁家沟总部等待时机,正好有人谈起了小东北。
结果越听越心惊,那什么“喷进弹”、“钢珠雷”等等,竟然全都是由一个叫“小东北”的人研发的。
这名大陆挺进队队员很幸运的活着回去,于是冈村宁次就得到了情报。
原本冈村宁次还不相信。
“这些装备居然出自独立团一个连长之手?”冈村宁次说:“我们处心积虑的寻找的这个武器专家,他居然就隐藏在军队中!”
筱冢义男想了想,说道:“中将阁下,我们之前一直奇怪为什么八路军的新式装备会优先给独立团使用,如果武器专家就是独立团的人……”
冈村宁次听着就点了点头。
独立团虽说给鬼子造成很多麻烦,但它一不是主力部队二兵力不过千余人,凭什么新式装备全给独立团用?
他们之前不明白这点,现在算是找到答案了。
沉默了一会儿,冈村宁次就下令:“发布悬赏,十万大洋!不论生死!”
悬赏这事对鬼子来说有时的确有效。
原因是鬼子从东北及百姓手中劫掠了许多银元,而这些银元被重庆方面禁用之后,鬼子就无法使用银元从重庆方面掠夺资源……
虽然银元在民间还有价值依旧在使用,但鬼子用银元去百姓手里换东西却完全没必要。
他们可以用抢,对于治安区的百姓也可以使用更廉价的军票,那不过就是一张纸而已。
在此之前,鬼子还可以将银元熔了到国际上以银价换取物资,但现在国际已经对鬼子禁运。
于是银元在鬼子手里基本就是废物。
而这些废物在华夏民间却依旧流通,于是鬼子就用它来悬赏。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十万大洋一甩出来,根本不需要鬼子出手,自然会有一大波人明里暗里的盯着王学新脖子上的那颗人头。
比如根据地里未清剿干净的土匪。
比如混在八路军里的叛徒。
还有晋绥军、顽军里只要有钱啥事都肯干的双枪部队。
……
王学新对此没多大感觉,反正他身边的危险从来就没少过,多一件少一件没啥区别。
王学新一声令下,战士们就换上伪军的军装坐上汽车,然后将单发火箭炮及冲锋枪都藏在弹药箱内,手里则抓着汉阳造、晋造等各式装备。
伪军俘虏就分配两名战士押回洪沟山,他们由施沙做思想工作看看能否转变成自己人。
这是八路军的传统,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至于这些团结过来的力量在战场上能否保证战斗力、是否勇敢、是否遵纪守己,那就是政工人员要做的事了。
这事说起来也奇怪,投诚来的部队不管是伪军、土匪还是顽军,用不了多长时间都能成长为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革命部队。
这其中当然有政工人员发挥作用,但王学新认为更重要的还是八路军严格的纪律和信念。
其中尤其是信念。
它让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支为国、为人民、为民族而战的部队,而且身体力行勇于争先。
在这种氛围的熏陶下,再懦弱的部队也会被同化进而成为其中的一份子。
邓险峰随着部队一起走,他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向导及联络人……有他在,鬼子和伪军更容易相信这支队伍是“自己人”。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邓险峰发动汽车后问坐在身边的指导员。
“机场!”指导员回答:“打下北相机场!”
邓险峰当场就懵了,过了好一会儿才扭头问:“就你们,一个连?”
“是的!”指导员很肯定的回答:“就我们!”
邓险峰难以置信:“这不可能,老吴。你知道那里有多少鬼子和伪军吗?少说也有几千人!”
“没什么不可能的!”指导员笑着回答:“所以小东北才值十万大洋!”
邓险峰张着嘴好半天也没能合上。
他不是怕死,而是他认为这根本就是在自杀。
指导员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了,这么相信那个小东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汽车打开车灯在黑暗中以三十公里的时速在公路上前行。
路上每隔几里就设一道关卡,通常是几名鬼子带着一队伪军。
此时鬼子的兵力不足,他们要将主力用于进攻中条山,于是就用鬼子加伪军的组合保护后勤。
邓险峰又是递烟又是套近乎的,一路有惊无险。
别看邓险峰只是个班长,此人其实颇有些来头。
他原是上海人,上海沦陷前他带着一帮兄弟开设一家小赌场。
鬼子占领上海时杀光了他全家,唯独只有他一人逃了出来。
剩下的日子,他就一门心思的想着打鬼子。于是参加了八路军并捐出所有钱财。
组织上考虑邓险峰人脉甚广擅长交际,于是派他打入伪军搞情报。
若不是这次任务极为重要,上级还舍不得让他暴露。
“前面就是白草河!”邓险峰朝前方的小河扬了扬头,说:“这里距伪军防线大概两里,距鬼子防线八里!”
指导员按了下喇叭,然后伸出信号旗往后摇了摇,后方几辆车马上从车队分出往河边开去。
“他们要做什么?”邓险峰问。
“在那架炮!”指导员回答。
“炮?”邓险峰一脸疑惑:“就是你们背来的铁管?”
“老邓!”指导员回答:“咱部队跟你离开时不一样了,别小看那些铁管,那可是几次打得鬼子损失惨重的火箭炮!”
邓险峰将信将疑的“哦”了声,他也从鬼子那听到点风声,但鬼子说的是“喷进弹”,邓险峰不确定这说的是不是一个东西。
顿了下,邓险峰又问:“就是那个小东北发明的?”
指导员感概的点了点头:“不是他还有谁?你回去后真该好好看看,咱们那时,可是做梦都没想过有这么一天!要我说,这小东北悬赏十万大洋算少了,一百万大洋都不止!”
邓险峰一时无语。
他与指导员是多年战友,还从没见他这样夸过一个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