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中文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五七九章体面的投降(三更)

第五七九章体面的投降
雷利三世爵士是幸运的,他的战船并没有被炮火覆盖,虽然说火箭炮弹的爆炸威力远远比不上一百六十毫米的加农炮,胜在数量多。
这一轮齐射,至少有七八艘战船中招,最惨的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罗格宁号战舰,罗格宁号战船虽然是一艘老旧的战船,满载排水量一千两百三十吨,装备大小口径的火炮四十六门。
东印度公司的这艘服役十五年的旧船,参加过六敖海战,当时作为主力战舰的罗格宁号等五艘战船以少敌多,仅仅罗格宁号战舰就取得了击沉二十一艘,俘虏八十余人的光辉战绩。
然而,此时,罗格宁号却无比倒霉,被三枚火箭炮直接命中,几乎同一时间,也就是两三秒钟的时间内,一枚一百六十毫米的炮弹命中左侧甲板三层与二层交界的位置,直接落入船舱内。
这艘罗格宁号伤上加上,船舱内烟火弥漫,大火不受控制的疯狂蔓延,仅接着,让罗格宁号最致命的一击又来了,一枚一百三十毫米的硫磺燃烧弹击中罗格宁号的火药仓,满载着将近三吨火药的弹药库爆炸,将罗格宁号炸成了碎片,整个罗格宁号上包括其指挥官范佩西八十七名水手和炮手,无一生还。
范,这荷兰王国大约相当于德国的冯,姓氏中带范,就意味着是一个贵族。
隆隆炮声和狂雷般的爆炸声一刻不曾消停,再加上海面冲腾的火光、在海水中挣扎的水手和破碎的船体,让人犹如置身于地狱之中。
吕宋岸防炮兵得理不饶人,每门大炮都以每分钟三至五发的速度倾泄着毁灭性的威力,至于火箭炮手也以最快的速度发射着炮弹。
由于步话机的作用,每三个炮台为一组,同时攻击一个目标,目的就是为了伤其十指,不是断其一指。
只要被击中的战船,都会有极短的时间内,起火、爆炸、沉没,特别是火箭炮的覆盖性轰击,把“火力至上,彻底压制”这八个字发威到了极致。
轻敌大意之下,密密麻麻的挤在胜利港内的欧洲联合舰队吃了大亏,那些大型战舰接二连三的被击中,一旦被击中马上燃起大火,无法扑灭。
一枚一枚燃烧弹轰向那些战船,燃烧弹其实就是用全家庄镇砖窑厂打井的时候,意外发现的一口自喷式原油井。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全旭也不知道,只不过,在了解到开采中原油田的困难之后,全旭也放弃了开采原油。
然而问题是,这口自喷式原油井,每天产出一两吨的样子,这些原油成了提炼墨水的原料。
全旭知道全家庄镇居然用原油提炼烟灰,他只好让全家军庄镇把原油收集起来,通过水运运到辽东,经过简单的提炼。
其实,原油提炼并不复杂,土法提炼原油就是把原油加热,就像酿酒一样,油气遇到冷凝器就会凝结成油,柴油比汽油沉,可以提炼出柴油和汽油,质量好不好,先不好说,可以制造汽油燃烧弹就足够了。
这种炮弹里不仅仅有汽油,还有一定的黄磷、硫磺、橡胶、等易燃易爆物,最后装进炮弹内部,一旦爆炸,稠化的燃烧弹像融化的果冻一样四处飞溅,沾到哪里烧到哪里,就算是金属船体挨上一发都不见得讨得了好,木质船体就更不用说了。
它燃烧得不像白磷弹那么剧烈,但燃烧时间更长,对于木质船体来说更加要命,在很短时间之内就有十几艘大型战舰被它打得浓烟滚滚,火光冲天了。
“着火了,快救火啊!”
“火烧到炮位这边来了,快跑啊!”
“还击!不能干挺着挨打,还击!”
“救命!救命…”
雷利三世爵士他像石化一般,呆呆的望着远处的战场。在短短十五分钟的时间内,欧洲十五国联合舰队至少损失了二十五艘战船,海面上燃烧起来的大火,几乎映照得半个天空都一片通红。
他的脸色面色惨白,两眼发直,说不出话来,全家军岸防部队的反击之凌厉,火炮威力之强大,完全超出了他最夸张的想象。
那震耳欲聋的炮声,那冲腾而起的火光和水柱,混乱而惨死的呼声此起彼伏,让雷利爵士感觉自己置身于冰窖之中。
“撒旦,魔鬼!”
可惜二十多艘被击沉的战船,堵塞了航道,这让欧洲十五国联合舰队的撤退非常困难,在如此恐怖的火炮打击之下,所有的战船都想跑,他们恨不得升出双翅,飞离这个炼狱般的地方。
雷利三世的战船距离位置稍远,而且没有受到打击,至于战船,能撤出来是他们的运气,撤退不出来,那就是命了。
大难临头,各人顾各人。
最惨的卡佩斯家族,东拼西凑弄了三艘战船,结果现如今,一无所获,那名为卡佩斯家族服务了大半辈子的萨科奇,狼狈的跑到了雷利三世的战船上,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如何向卡佩斯勋爵交待?
“在想着什么?”
雷利三世撤退出了海港,并没有望风而逃,而是离开舰炮的射程之外,雷利三世有强大的野心,虽然詹姆斯一世沃特尔雷利送上断头台,雷利家族已经不复从前,但是雷利三世一心想重现沃特尔的壮举。
他百思不得其解,胜州港这个要塞并不险峻,也不算强大,三十几火炮,充其量就是一艘主力战船的火炮数量。
论火炮数量,欧洲联合舰队无疑占压倒性优势,他们一艘大型战舰就要装备数十门、上百门大口径加农炮,二百多艘这样的战舰集火齐射,火力密度就可想而知了。
但是论火炮的威力、射速、射程和精确度,欧洲联合舰队只有被吊打的份,因为他们的对手是架退式后装线膛炮,接近一战火炮的水准,领先他们整整三个世纪,不被吊打才叫见鬼了。
海面上硝烟排山倒海的扩散,铁弹横空,灼热的铅球冰雹似的砸向炮台,而炮台上烟焰喷发,成排炮弹火球似的划空而过,砸向海面上的舰队,差距一目了然。
铅球砸在炮台上基本上也只能打烂一些沙袋,很难对全家军造成杀伤,而全家军只要有一发炮弹命中,他们的战舰都得重伤!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全家军就能在如此猛烈的火力中安然无恙了,尽管事先构筑了防炮效果一流的工事,还是不时有人被抬下来,有的被打断了腿,有的被打爆了脑袋,那血淋淋的躯体,异常骇人。
不过,这个时候体现出李信的重要性了,他组织了一万三千多名民兵,这些民兵不需要上战场,帮助全家军抬伤员,搬运炮弹,紧急修筑被炮弹炸毁的壕沟与掩体,这些事情可以做。
好在港口内的浓烟阻挡住了全家军将士的视线,炮击的命中率在快速下降,越来越多的欧洲联合舰队的战船,从港口里撤退出来。
至于那些已经登陆的日本武士和雇佣兵,海盗们,他们的死活根本就没有人关心,事实上,他们都是炮灰,本来就是最廉价的炮灰。
全家军的伤亡并不严重,但是,浓烟滚滚,难以视物,而且炮管也烫得吓人了,只能先停止射击。
王钟宁深深吸了一口充满硝烟味的空气,瞪着这白茫茫的硝烟,呸了一声:“他妈的,便宜你们了!”
死里逃生的欧洲探险家们,个个都灰头土脸,这就叫偷鸡不成,反被操。
短短半个多时辰的炮战,他们损失了七十多艘战船,以及二十多艘中小型战船,超过三分之二都是大型战船。
全家军岸防炮兵重点照顾了他们的大型战船,这种损失让他们欲哭无泪,他们相当生气,可是生气之余,却又感觉到后怕。
好在全家军吕宋分舰队的实力较弱,无法包围欧洲联合舰队,要不然,这个乐子就大了。
“现在怎么办?”
“撤退吧!”
“我们损失这么大,就这么撤退?”
“不然呢,你们想怎么办?想死没有人拦着你们!”
“不行,我们的损失……”
“你还有脸提损失,你应该马上祈祷,咱们能不能平安回去!”
好在现在天色暗淡下来,他们还有时间可以考虑,事实上他们想多了,攻打了胜州港还想跑?
距离胜州港海峡莫约二三十里的海面上,郑和号上,霍诺爵士拿着全旭的一百倍户外望远镜,这种望远镜的观测距离可以达到十五千米。
霍诺爵士用望远镜看着胜州港的战场,此时的距离上,虽然看不清楚,不过燃烧的战船,猛烈的大火映照了半边天空,像晚霞一样艳丽。
全旭冷冷的望着霍诺爵士笑道:“你们采取卑鄙的手段,采取欺骗的方式,妄图麻痹我,你们像小偷一样,卑鄙的偷袭胜州港,这下吃了闷亏了吧?”
霍诺爵士放下望远镜,长长叹了口气:“侯爵阁下,我们能不能谈谈?”
“谈投降吗?”
“只要你保证我们的安全和财产……我……如果可能,我们愿意体面的投降!”
全旭喃喃自语:“体面的投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