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中文 > 历史小说 > 昭周 > 第六百六十章 有圣旨吗!

清夷军剩下的兵力不少,再加上双方的战斗力其实悬殊不大,在他们全力突围的情况下,很快就从洛阳的东西两座城门离开了洛阳。
值得一提的是,洛阳城的几个大城门里,也只有这两座城门尚且完好,另外两座主城门,都已经被刚刚问世没有多久的火药给炸开了。
清夷军离开洛阳,洛阳的防御立刻就出现了巨大的缺口,首先是裴俭带着自己的幽州军迅速占领了整个城南以及控制了最关键的河南府衙。
其次是,城北的洛阳守军,也就是范阳军中的横海军,本就伤亡惨重,在知道后方的清夷军突围之后,更是直接丧失了战斗意志,阵型迅速被河东军击溃,随即整个洛阳的城北,也被河东军攻破。
此时,城外的林大老板,也已经收到了幽州军成功攻下河南府衙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林昭几乎是一把接过前线的急信。
简单看了一遍之后,林昭原本满是喜意的脸上,微微皱了皱眉头。
“李必的…清夷军突围,让出了洛阳?”
按照战报上的内容估计,原本的洛阳守军,至少有一万人以上在关键时候逃出了洛阳,导致洛阳的防卫空缺,以至于幽州军能够这么快顺利的拿下了洛阳的河南府衙!
而这一万多个人,几乎全部都是李必的清夷军。
一万多个范阳军离开了洛阳,但是仍旧在河南府,这是一股极其庞大的力量,如果他们真的在河南府某个地方躲了起来,将来讨贼联军进攻关中的时候,就要时刻小心身后有这么个钉子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最起码现在,洛阳基本上已经拿下来了!
这会儿,还没有到正午,也就是说把河东军独自攻城的那天也算上,前后他们攻洛阳,也只用了两天时间而已!
这个速度,在冷兵器时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假如没有火药,只凭着这个时代的攻城手段硬磨,以平卢军与河东军的兵力,最少要在洛阳城磨两三个月,才有可能打下洛阳。
如果洛阳的守将谨慎一些,甚至一年半载都未必能啃下来!
但是火药桶的出现,大大加速了这个进程,有了火药,城门便很难守得住,没有了城门,双方就只能公平公正,捉对厮杀。
况且城中作战还没有纵深,连拉扯的空间都没有,只能硬着头皮去硬碰硬,这也是能够这么快结束战斗的原因。
看完了城中的战报之后,林昭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给斥候营传信,让他们……全力盯着这支突围的叛军。”
“最好能够掌握他们的一举一动,然后统统报到我这里来!”
斥候营的人立刻低头,开口道:“公爷,属下们已经在派人盯着了…”
“嗯。”
林昭微微点头,然后低头看向身边的赵成,沉声道:“备马罢,咱们现在就进城去。”
赵成低头:“是。”
…………
洛阳城里。
两拨人马正在河南府衙门口对峙,现场的气氛颇为紧张,甚至有了一些剑拔弩张的味道。
尤其是河东军那边,一些脾气爆一点的,已经拔刀出鞘,恶狠狠的看着已经占据了河南府衙的幽州军。
此时此刻,就连平日里修养很好的王甫,也忍不住动了肝火,他身披甲胄,站在府衙面前,看着对面同样披甲的裴俭,强忍怒气。
“裴将军,老夫与林国公约定,精诚配合,共同讨伐康贼。”
说到这里,老将军沉默了片刻,声音有些沙哑了。
“老夫的河东军,在城北整整打了两天两夜,伤亡无数,贵军进城不到一天,招呼也不打一个,就不由分说的占了府衙,似乎……”
“似乎有些不太合适罢?”
裴俭这会儿浑身是血,但是大多都是敌人的鲜血,他本人并没有怎么受伤,听到了王甫的话之后,这位幽州将军面色平静,对着王甫拱手道:“大将军,末将等人也是连夜浴血奋战,这才打进了府衙,我平卢军伤亡同样不少,这些大将军都是可以看到的。”
“况且……”
裴俭声音沉闷,开口道:“况且我部打进府衙之后,城北的战事还没有停歇,还是末将派人协助贵军,攻击叛军侧背,这才结束了城北的战事。”
“事后,我军便退回了府衙,并没有再进城北一步,把城北统统让给了贵军,已经给足了大将军面子了。”
王甫脸色难看。
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缓缓说道:“裴将军,你我都是大周臣子,老夫不想因为这些小事伤了和气,你现在带兵退出府衙,洛阳城南都是你们平卢军的,老夫看也不会看一眼。”
“恐怕办不到…”
裴俭颇为客气的对着王甫拱了拱手。
“大将军,末将已经派人知会我家公爷了,用不了多久,公爷应该就会进城,到时候您与我家公爷商量罢。”
“末将只是平卢军麾下的幽州将军,做不了这许多主。”
听到他这句话,王甫神色一僵。
以他的身份,实在不合适再跟裴俭啰嗦下去,但是想要拂袖而去,又实在是不愿意放弃裴俭身后的河南府衙。
就在场面僵持住的时候,一个十八九岁身着华服的少年人,越众而出,迈步来到了裴俭面前,他先是看了王甫一眼,然后微微昂着头,看向裴俭:“平卢军是朝廷的军队,林国公也是朝廷的臣子,孤是朝廷的钦差天使,裴将军总要给孤一个面子罢?”
见裴俭没有反应,李炎咬了咬牙,继续说道:“这一次进攻洛阳,平卢军的确立功不小,但是孤亲眼所见,的确是河东军出力多一些,裴将军…还是先将这府衙让出来…”
如果是从前寻常时候,一个皇长子的分量,可以让在场所有的将领俯首帖耳,但是现在这个局面下,李炎……多少有些不起眼了。
裴俭对李炎,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很讨厌李家人,只不过为了林昭,为了平卢军,一直强忍着恶心没有发作就是了。
见裴俭不说话,李炎终于忍耐不住了。
这座府衙,关系着他能不能在洛阳登基称帝,能不能真正御极天下,由不得他不着急。
“裴将军如果实在不愿意让出这座府衙,那不去由孤做主,你们双方各退一步,统统退出府衙,把府衙交给孤来保管,如何?”
听到这句话,本来脾气就有些不太好的裴俭,终于怒从心中起。
他瞥了一眼李炎,不咸不淡的说道:“殿下是龙子龙孙,应当住在行宫里,区区一座河南府府衙,实在是委屈殿下了。”
李炎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他怒视裴俭,沉声喝问:“裴俭,你平卢军要抗命吗!”
这句话就有些重了。
不仅重,而且有些敏感。
因为现在,不是平卢军需要李周朝廷,而是李周朝廷需要平卢军。
即便是站在李炎身边的王甫,也忍不住皱眉,伸手拉了拉自己这个女婿的衣袖,让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裴俭眉头挑了挑,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他正要开口说话,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清朗声音。
“敢问殿下,我平卢军抗的是哪门子的命?”
林公爷终于赶到,在赵成等人的护送下,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背负双手,淡淡的看了一眼场上的众人,最终把目光放在了李炎身上,默默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有朝廷的圣旨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