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孤岛遭遇热带风暴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
好在众人及时返回营地,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雨过天晴之后,周辰为大家熬了一大锅药汤驱寒。
“老大,多亏这次我们提前做了准备,否则将会不堪设想。”
贺建中望着雨后营地四周一片狼藉的模样,不禁感慨着。
周辰摇摇头,缓缓说道:“这次我们要感谢胖子以及镇守营地的女战士,没有她们,我们哪会有柴烧、有汤喝。”
听到周辰点名夸赞,胖子有些不好意思。
“我到没什么,婉儿姐她们又挖排水渠,又收集木柴才是最大的功臣。”
胖子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情,把三个女生说的脸都红了。
“现在说这个就见外了,我们可是队友啊。”
董欣甜甜一笑,没有居功。
“说的没错,我们是一个团队,自然要荣辱与共,团结互助。”
李子璇也微笑说道。
“你们无所谓,我倒是要感谢老大,没有老大,我早就被河水冲走了啊……”
梁天想到对方背自己过河的情形,脊背还在发寒。
只是梁天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周辰给拦住了。
“子璇说的很对,我们是一个团队自然要团结互助。”
周辰顿了顿,接着说道:“虽然我们马上就要回国了,可在澳洲的每一天,在场的每个人,我都会记在心中。”
“我相信多年以后再回想这几天,一定也会是一份宝贵的回忆。”
周辰的话很直白,却让众人都动容了。
特别是几个女生,眼睛跟兔子似的红了起来。
就连直播间的观众,也被周辰发作肺腑的话,给感动了。
“卧槽,现在觉得没被抽到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悔恨的事。”
“啊啊啊,好想哭。”
“辰哥暴雨冲出营地救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
“老大是我这辈子唯一关注的主播,也是唯一敬佩的人。”
“一入辰家,终身无悔!”
瞧见众人都很激动,周辰的眼圈也红了。
他锤了梁天一拳,“你个小兔崽子,上大学之后记得有空来中海看我。”
周辰说完,梁天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虽然逃过一劫,但暴雨飓风也给营地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烤肉架、晾肉杆等工具,全都被飓风掀翻了。
众人喝完热汤暖了身子之后,也开始着手做着恢复工作。
营地虽然一片狼藉,但并没有伤其根本。
简单清理了一下,周辰将李强和贺建中叫了过来。
“天晴了,我们该去把那堆竹子带回来了。”
周辰等人之前可不是出去闲逛的,他们砍了好些竹子,并挖了不少竹笋。
虽说暴雨耽误了运竹的时间,但也要将其拿回来才行。
“老大,大雨会不会将竹子都给冲走啊。”
贺建中想到下雨的时候,周辰命令大家扔下竹子全力返程的时候,不由得有些担心。
“不会!”周辰直接否定,“那片区域地势较高,植被茂密,不会出现山洪的情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竹子应该还在那里。”
“好,就去看看,不然我们岂不是白被浇成落汤鸡了。”
李强回应道。
正在三人准备离开营地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庇护所内传了出来。
众人回头查看,说话的是竟然是梁天。
“老大,让我也去吧。”
梁天说道。
他害怕这几个人无法一口气将所有竹子都带回来。
周辰摇摇头,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不行,雨后的道路泥泞难行,再加上你的脚踝伤了,长途跋涉很有可能致使伤口恶化。”
“我不怕!嘶~~”
梁天咬着牙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脚踝竟是真的有些用不上力气。
“看,都跟你说别逞强了,还逞强。”
周辰白了对方一眼,然后呼叫远处正在整理营地的江婉。
“婉儿,你过来帮小天再处理一下伤口,千万别让伤口恶化了。”
虽然对方只是崴脚外加擦破了一些皮,但在荒野之中,往往是这种不起眼的小伤,才是最致命的。
人们很容易被小伤所误导,可当发现伤口恶化的时候,再去治疗已经来不及了。
江婉是医生,她自然知道伤口恶化意味着什么。
将梁天安抚之后,周辰等人再次离开营地。
雨后的泥土道路泥泞,他们只能避开寻常的小路,踏青而行。
“大家小心,有植被的地方很可能会滑。”
他说着,然后从身旁的大树上折下几个树枝,“来,这个木棍拿好,危急时刻兴许可以救命。”
虽然这里的地势相对平坦,但毕竟也是山上,角度总归还是有的。
“这木棍有什么用?当拐杖吗?”
李强接过木棍,不解反问道。
“当登山杖自然也行,而且这里的林木密集,如果不幸跌倒,还可以用这根树枝自救。”
他指着两棵树之间的缝隙,缓缓说道。
听到周辰的话,二人也知道这根木棍的用意了。
一路前行,众人先后换了好几次路。
原来的道路不是被大树遮挡,就是被溪水阻隔。
“你们快看!”
贺建中大喜说道。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周辰和李强也看到了竹子。
“太棒了。”李强欣喜说着。
他打量了一圈,有些吃惊地说道:“这些竹子,竟然没有什么损耗。”
周辰觉得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他直接吩咐说道:“我们赶紧把这些竹子运回营地吧。”
这些竹子原本是四人份的,现在三个人来运,多少会有些吃力。
经过一番折腾,众人终于将竹子扛回了营地。
“来,把这些鸟炖了。”
周辰放下竹子之后,将口袋中的鸟交给了胖子。
胖子接过鸟,有些吃惊,“老大,你是从哪里弄的鸟啊。”
可还未等他说完,贺建中和李强也从口袋中拿出了几十只鸟。
望着满地的各异的鸟,胖子彻底懵逼了。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是捡的。”
李强直截了当地说道。
“啊?”胖子微微一怔,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略微停顿了一下,他再次问道:“怎么弄的?”
“捡的。”
贺建中也回应道。
“捡的?”
胖子觉得这三个人可能是合起伙来骗自己,“你糊弄鬼呐,这么多鸟怎么可能会是捡的?”
胖子是一百个不相信。
直到他看到周辰也点点头,这才一脸震惊地说道:“卧槽,还真是捡的啊,在哪捡的?之前怎么没看到?”
雨停之后,气温直线上升。
几人扛着竹子走了好几个小时,都快渴死了。
贺建中捧起水壶,猛灌了几口水,将快要冒烟的嗓子浇灭,这才缓缓说道:“老大说这些鸟都是在暴风雨中撞死的。”
听到这话,胖子随手拿起一只鸟仔细观察了一番。
看完一只之后,他又拿起一只鸟打量起来。
“卧槽,全身没有伤口,还真是撞死的……”
直到这一刻,胖子这才相信这个事实。
其实一般的鸟是可以在暴风雨中安全渡过的。
可当风暴达到一定的程度后,鸟儿也是无法幸免的。
在台风或者是超强台风下,别说是鸟,就是水中鱼,也能飞到几百公里之外。
这些鸟虽然没什么肉,但熬一锅肉汤,也是很不错的。
经过一番折腾,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
周辰将带回的竹子编了几个捕鱼篓和竹筐。
“哇,老大这手也太巧了。”
“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老一辈的人编这种手工艺品,这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别人编竹筐。”
“我怎么感觉好难啊。”
“眼睛:我学会了,手:不,你不会。”
众人感慨的同时,直播间的粉丝也在惊叹。
虽然这不是周辰第一次在直播间展示这种技艺,但每一次都会让人感到惊叹。
“ok,弄好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去下陷阱了。”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需要一个工具。”
说话的还是,他从一旁拿出一个小竹包。
这个竹包其实就是用鱼篓的边材编制而成的饵笼,只不过外观像一个小方包。
“若想捕到鱼,诱饵自然是不可缺少的,这就是一个不错的饵笼。”
饵笼当中有周辰预先留存的鸟类内脏,闻起来很腥。
他将饵笼在镜头前展示了一下,然后将其丢入鱼篓之中。
我们在捕鱼、捉蟹的时候,饵笼最好选择网状或者是笼子状的。
这样的饵笼,既可以迅速把味道散出去,又可以很好的保护好诱饵,不会被鱼虾很快吃完。
周辰本打算临走之前做4个鱼篓,多捉一些鱼虾,大餐一顿,给这次的澳洲之行画一个圆满的句号。
可没想到,一切都被暴雨给耽搁了。
不过好在大家都安然无恙,少一个捕鱼篓就少一个吧。
他将鱼篓下水之后,心中产生了一丝期待。
晚饭的时候,大家把所有储存的食物,全都吃完了。
虽然只剩下一天了,周辰还是希望自己能有所收获。
所以在饭后,周辰又去检查了一圈吊脚陷阱。
但令人难过的是,陷阱依旧是空的。
不过周辰倒是都猜到了。
刚经历完一场狂风暴雨,吊脚陷阱怎会抓到猎物。
这一夜,众人集体失眠了。
望着大家脸上的复杂表情,周辰微微一笑。
“怎么都不睡?”
周辰随口询问了一句。
“哎,一想到马上就要和老大分开了,我很不舍啊。”
胖子的嘴很甜,他率先说道。
“滚蛋,你不是舍不得我,是舍不得这些美食吧。”
周辰讥讽道。
“怎么能这么说?虽然是有些舍不得这里的美味,但舍不得老大也是真的。”
胖子不服气地说着。
“是啊,活了这么多年,蓦然回首才发现这十天才是我过的最快乐的时光。”
躺在庇护所内的贺建中,也缓缓开口。
“呵,何必这么悲观,再说你才多大,未来还在向你招手呢。”
周辰微笑说道。
梁天倒是没那么悲伤,只是也被这种情绪所感染了。
“哎……”
他轻叹一声。
望着自己对过摆弄木棍的大男孩,周辰笑问道:“小小年纪,你叹什么气啊……”
梁天才18岁,周辰觉得对方这个年龄不应该长吁短叹的。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后悔了……”
梁天感叹说道。
“后悔?你后悔什么?”
周辰喝了一口热水,有些好奇地问道。
“我不应该报考粤东,我想把志愿填成中海大学。”
梁天将手中的小棍扔入火堆,有些苦恼地说着。
听到这句话,周辰微微一愣,然后他变得严肃起来。
“你要想来找我,什么时候都行,但志愿可不能随意乱改,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不能儿戏。”
周辰比对方打了几岁,但心智却要比他成熟的多。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拿一生的命运玩闹的,更何况周辰可负担不起。
听到这话,营地内马上严肃起来。
“小天,我知道你崇拜辰哥,想离他近点,但这件事你可不能胡来啊,这可是关乎你后半辈子的命运啊。”
贺建中也赶忙劝道。
“就是,若是想老大了就去中海找他,改志愿可是一件大事,你可别选错了。”
胖子也变得苦口婆心起来。
“我知道,我就是想想嘛……”
梁天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可他没想到,周辰这一次的态度非常坚决,“小天,我告诉你,你如果擅自改专业,即便你来中海,我也是不会见你的。”
周辰害怕对方表面答应,背后乱搞,直接警告说道。
梁天微微一怔,旋即这才有些不甘心地说道:“我知道了,老大,我不会乱来的。”
瞧见对方低下了头,周辰走到对方的身旁。
他拍了拍对方的肩头,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未来那么美好,就不想自己闯一闯吗?老大会永远支持你的。”
周辰知道,对方这个年纪,眼光有限,涉世不深,很容易冲动。
既然对方把自己当做偶像,他就有义务提醒一下这个年轻人。
“嗯,我知道了,老大。”
梁天说完,直接抱住了周辰。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众人的关系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特别是周辰顶着暴雨救人,更是让这份友谊超越了普通朋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