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中文 > 都市小说 > 爱在书桌上展开 > 百二十章 结局,啊。。。

  信楠送走家妍回来,倩倩的巴掌就像雨点般扇向信楠。

  “你,你这个勾三搭四的人,以后我再不叫你信哥了,人说有文化的人多是花花肠子,今天我终于领教了。”倩倩气愤的说。

  巴掌扇在他的脖子上,胸膛上。

  信楠心里十分的空虚,像一挂门帘,似乎没有感觉到她的巴掌的打击带来的疼痛,立在秋凉的工地上,一任她的折磨。

  “你怎么了,大脑又失常了,当初雪燕离开你时,你是躺在帐篷里傻了,现在你是站着傻了,说你无情吧,你还是个情种子呢。”倩倩停下手的动作。

  “倩倩,我的邻家美女,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玫瑰花,可是我。。。我现在是将要倾斜的大树,急需另一棵大树来扶我一把,或是帮我挡挡风。。。”信楠似在梦呓的说。

  倩倩也在思量这位青年的压力:是啊,信哥不易,家里没有人帮他,亲戚也无人帮他,他需要一个事业的帮手,一个老道的知己,可是自己呢,尚且年轻,社会的阅历不深,虽然有了为他献身的感情,却没有关键的与之共鸣的事业上的智慧。

  从此,倩倩痛定思痛,在感情上,已不再寄托与信楠,回过头来想想与润发,与信楠交往的大半年的经历,深觉润发确是爱自己的,他也是个正直勤快的青年,人长得也健康帅气,慢慢的,倩倩终于喜欢起他来。

  在一个晚霞烂漫的黄昏,她衣着朴素简洁。来到润发家里,两人偎在舒适的小院里。守在香喷喷的饭桌前,彼此会意的笑了。爱慕之情使两人定下终身。

  从此以后的信楠,常常进城与家妍联系,但凡有难,总要去找她咨询,家妍也十分的放心不下,有时间就到工地上看看,关心一下,一来二往的,两人重又建立了很好的感情。真些事引起了墨镜男人的注意,墨镜男本是家妍的旧相好,也只是想好而已,也许是担心信楠要来夺爱,也许是怀疑信楠不是真心喜欢家妍,打算要与信楠决斗。

  而雪燕呢,自打信楠与她解除了恋爱关系后,也常常到工地上看看,尽管不是恋人。但旧情难以泯灭,常常对信楠施以媚术,希望有一天信楠会在寂寞的时候,重新想起她对于他的恋情。破天荒的重归于好,而信楠呢,对于雪燕的愤恨渐渐的消除了。雪燕还要将当初信楠给他的伍万元钱,一分不少的还给他。以资他的事业,可是信楠没有接。相信当初给她是有理由的,就是赞助她的,早已不打算收回。

  这一天,雪燕听说信楠要与墨镜男人赤手空拳决斗,雪燕表示不理解,力权信楠不必去,认为冒这个生命危险不值,可是,信楠不听,说为了自己事业,家妍都不顾墨镜男人的反对,我又何尝不去打烂那个阻止她的黑手。

  那一天,是个初冬的下午,北风峭寒,阴云胧暗,千树光秃秃的,百鸟也早已隐退到草窝或是别人的屋檐下,唯一带来温暖的阳光,也远远的躲在云后,似乎在等待观摩一场风雨大作的摧残运动。

  封冻的大河堤岸上,远远地两位青年对峙,墨镜男平头方腮,胡子刮得铁青,一副暗黑的大墨镜把阴险的双眼挡住,眉峰像两把扫帚,嘴角撇到一边,牙齿咬得咯吱响,她的两位贴心哥们儿,像哼哈二将,威风的呆在两侧。

  另一边的信楠,丝毫也不示弱,裹着他单薄身体的工装,与他的脸色一样灰青,双眼像两团翻卷腾跃的乌云,双眉像两把利刃,本来是少方的脸,如今由于紧张收缩,显得瘦削而挺拔,双唇紧闭,拳握在上衣兜里,不露声色的对抗着对方,西北风嗖嗖,吹乱他的长发,脸面刚毅的像铁团。

  雪燕在一旁,扭曲着上身,七上八下的表情,心疼的眼泪就要掉下来,双手陷在六叔的大膀子的肉里,“别怕,有我在呢。”六叔劝道。

  信楠的另一边,润发与倩倩相依在一起,聚精聚气的怒视着墨镜男人,信楠不惧墨镜男人的威风,对于他的腾腾杀气,信楠只是昂头蔑视,虽无几分胜算,却也敢于飞蛾扑火的勇气,拳头攥的关节响动,向前走了两步。

  雪燕倒吸了一口气:“信楠别去。。。”

  远远地家妍向这边走来了,美貌使寒冷的空气加了几分暖意,她,高挑的身材,职业经理的风度,青年女子的魅力,六叔看见她像花一样飘逸而来,他的眼睛就不曾眨过,手里掏出一支烟,点了,深吸一口,不只是对了谁说了句:“为此美女一拼,值。”

  “哎,我说你们男人,逞什么英雄好汉,都给我回去。”家妍立在两人身边,酥手在寒风中像玫瑰花来回摆动着。

  信楠的眼睛,本是阴阴的蔑视,今见家妍来此,忽的变作像燃烧爆炸的焰火,身体又向前两步,墨镜男摇了下头,抖擞了下精神,对于对方的冒险精神不解,难道信楠不知道自己不会格斗之术吗,难道信楠看不到他的对手是标准的肌肉男吗,墨镜男硬实的像砖头,难道只凭激情就可以将墨镜男摔出去吗。

  场面一片肃静,峭寒的西北风尖烈的叫着,冰河无语,大地悲壮。

  家妍的身后还有一位小姑娘,八九岁的模样,像一朵花,羊角小辫更使她神气活现,从后面跑到家妍的前头:“妈妈,我不喜欢戴墨镜的叔叔,我喜欢那一位,信楠叔叔,他能教我做数学题。”

  小姑娘跑起来的小腿像风火轮,像愉快的音符,荡起周围一丝可爱的气氛,小女孩就是露露,家妍的第一次婚姻的女孩,她的爸爸已经永远地走了,最近信楠常去家妍处,时不时地会帮她解答学习的疑难,讲的比老师还高明,露露非常喜欢,何况在她小的时候,信楠也常像个亲叔叔似得关爱着她,也许除了女孩死去的父亲,天下的男人们,也只有信楠对她好了。

  这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就懂事,露露跑到信楠跟前,拉了信楠的衣角,扯了母亲家妍的手:“走,妈妈,回家去,你俩猜我新学的谜语,我不让他去。”露露眼睛盯了一眼墨镜男。

  墨镜男也想去关照露露,狰狞的眼角似乎松动了两下,然后向两边的人群看去,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大家误会了,其实我是来试探信楠的。”

  信楠还沉沁在冷冷的戒备里,紧张还不曾松懈下来,一手拉住露露的手,没有走开的念头,看来他是真的想拿出全身的气力与对方搏斗的,为了家妍,为了找回他的爱。

  墨镜男看到大家比刚才更加疑窦纵生,如坠入云里雾里的不解,就继续说:“其实,当初我也十分的爱家妍,在我离婚的时候,我那时是多么希望有个男人出来和我比试一下,我对家妍爱的有多么的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可是充满智慧的家妍,不领我的痴情,只是拿我当做朋友,我这块料,不是她一生要相助的男人,我是男人,我要面子,我知趣的走开了。”

  事情进展到这里,信楠总算明白过来,长吁了口气,抱起露露,向前与那墨镜男人握手言和。

  “兄弟,要好好珍惜失而复得的爱,你知道我为啥和你搏斗吗。”墨镜男握住信楠的手,激动地说。

  周围的人群,嘴巴虽然不动,眼睛却大大的,如大地上的化石,在聆听岁月的风声雨声。

  “是家妍帮我,把我那离婚的女人重又聚了回来,是她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和好了,叛逆的孩子有了亲妈的怀抱。”说完,墨镜男人哭了,终于摘下了墨镜,眼泪鼓动的眼睛不住地眨巴着,嘴角抽蓄了起来,声音变成呜咽。

  雪燕倚在六叔身旁,眼泪掉下来,不只是羞愧的,还是激动的,失而复得的爱,墨镜男人找回来了,家妍信楠找回来了,可是自己呢,永远的失去了吗。

  “信楠,我爱你。”雪燕的声音凄厉,由于痛苦的折磨,慢慢的蹲下来,泪眼凝望着一步步远去的信楠。

  此时的家妍回过头来,想去劝慰雪燕,却被信楠牵住了手。

  倩倩与润发忙跑过去,把雪燕扶起来:“燕姐,好歹你也是公务员了,你的前途光明着呢,总会有你的真爱。”六叔也在一旁劝她。

  天上的太阳渐渐从云层里露出来,暖暖的,照着人们的脸,可是大地依然寒冷,冰河在等待着春天。(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书末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