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玄幻小说 -> 诸天无上仙尊

第五百五十二章 大捷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司徒血这次是真的陷入了绝境,他的身上已经爬满了噬灵虫。
徐仁见到身上爬满噬灵虫的怨灵司徒血,总算能稍微松口气了。
实际上,对付怨灵司徒血,噬灵虫才是他的最强利器。
当然,虽然怨灵司徒血的身上已经爬满了噬灵虫,可是徐仁却并没有放弃攻击。
不光徐仁没有放弃攻击,小囡儿、萧近山、朱羽雀都没有放弃攻击。
而且由于多了噬灵虫的牵制,小囡儿、朱羽雀,甚至连萧近山的攻击对怨灵司徒血的威胁都增强了血多。
一道道紫色的剑罡落在司徒血身上,下一刻那怨灵司徒血身上便燃气了紫色的火焰。
涅槃之火非常的霸道,对怨灵更是天生克制,所以怨灵感觉非常的难受,却又无法将那些紫色火焰扑灭,只能一刻不停地承受煎熬。
然而,让怨灵司徒血更绝望的是,他的身躯对紫色火焰并没有什么抵挡之力,可是同样在紫色火焰中的噬灵虫却一点儿事儿都没有。
朱雀月的南明离火与小囡儿涅槃之火的效果也差不多,都能对怨灵司徒血造成巨大的伤害,却又对同样身在火焰之中的噬灵虫没有任何伤害。
这便是噬灵虫的恐怖之处了,即便是完全觉醒的天凤血脉所是释放出来的涅槃之火,都伤不了看起来并不怎么起眼的噬灵虫。
面对如此的困境,怨灵司徒血是真着急了,不光是着急,他也非常的恐惧。
司徒血本身就是个胆小怯懦的赌徒,如今生死攸关早已经没有了主见。
不过那女子瘟魔显然是个狠角色,她本来就只剩下半条命了,要依附于司徒血才能生存下来,现在又面临着绝境,也让她决定要拼死一搏。
嗡——
怨灵司徒血的身上突然散发出了强烈的波动。
“不好,他要自爆。”
徐仁的立刻察觉到了异样,因为这样的场面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徐仁觉得自己其实也挺时运不佳的,每一次大战即将取得胜利的时候,对方都会选择玉石俱焚的手段。
他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每一次遇到的对手都是狠角色,就没有一个能让他轻松一点的。
轰隆隆——
一声巨响惊天动地,仿佛整个戈壁都随着这一声巨响而变色。
徐仁都不知道自己被强大的爆炸力量抛飞出去多远了。
萧近山和小囡儿当然也跟着徐仁一起被抛飞了出去。
萧近山因为这段时间没跟在徐仁的身边,所以不太清楚徐仁的手段,可是小囡儿却清楚,所以在徐仁发出警告之后,她立刻就拉着自己的父亲躲到了徐仁的身后。
朱羽雀和寒蝉也很识趣儿,他们比小囡儿和萧近山的速度还要快,所以更早就躲在了徐仁的身后。
事实证明,他们真的都非常的明智。在那怨灵司徒血自爆的一刻,徐仁的周围突然出现了金色的光芒。
身在金色光芒范围之内的徐仁、小囡儿、萧近山以及寒蝉和朱羽雀虽然都被强大的力量抛飞了出去,却并没有受伤,等爆炸的冲击力耗尽的时候,他们又重新落在了地上。
“那家伙死了吗?”
许久之后,萧近山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第一句就是问徐仁那怨灵司徒血
是不是死了。
“死了,连渣子都没剩下。”
徐仁微微松了一口气,这一次他的感觉与当初那云海仙门门主云无极自爆时不同,他能感觉到那怨灵司徒血是真的死了。但是对云海仙门的门主云无极,徐仁却根本拿捏不准,直至现在他还是觉得可能那云无极并不是真的死了,或者说只是他的身躯死了,神魂还是保存了下来。
“死了就好,这家伙也太邪门了,留在世上肯定是个大祸害。”
萧近山在听了徐仁的话之后也总算能松口气了,实在是那司徒血让他觉得太过恐怖了。
“看看那家伙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留下,若是有用的,我们就收走,若是祸害人的玩意儿,就一并毁了。”
徐仁说罢便开始在戈壁上搜索起来。
还别说,那怨灵司徒血虽然自爆了,且自爆的威力还挺大,却也不是什么都没有留下。起码留下了两样东西。其一是他那柄白骨剑,其二是他的芥子空间手镯。
储物纳戒那一类的根本经不住如此大的爆炸冲击,也就只有更高一击的芥子空间手镯才能承受这样大的冲击。
白骨剑徐仁还不知道有什么用处,不过这玩意可以拿回去慢慢研究,说不定以后还能克制鬼修。至于那芥子空间手镯,徐仁在花费了一些心思之后也打开了。
怨灵司徒血芥子空间手镯里的东西都是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些东西徐仁也没有毁掉,留下来研究一下不仅能让他对瘟魔了解得更细致一些,同时也能研究一下阴煞之气所惧怕的东西。
当然,其实徐仁还是挺失望的,身为大炎王朝的国师,芥子空间手镯中居然连灵石都没有。
“哥哥好像不太高兴呀?”
小囡儿看了看徐仁略带惋惜的表情,十分不解地问道。
“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只是觉得这司徒血太穷了,而且就只喜欢研究一些邪里邪气的东西,芥子空间手镯之中居然连一块灵石都没有。”
徐仁将司徒血留下的芥子空间手镯里的邪里邪气的东西都倒了出来,而后将其交给了小囡儿。
小囡儿现在还没有芥子空间手镯,这个正好给她用。
“哥哥,这个我好想用不着。”
小囡儿微微皱眉,她有些惧怕那个芥子空间手镯。
“不用害怕,这芥子空间手镯我已经全面检查过了,没有任何的危害,另外里面那些邪里邪气的东西我也清除出来了,现在里面除了神魂液和灵石,便无其他东西了,你拿着吧,如果有机会碰到好的灵材,最好能给我买一些,多多益善,不用给我省灵石。”
徐仁微微一笑,他知道小囡儿对那司徒血是心有余悸,可是徐仁却知道那完全没有必要。
“既然哥哥说没事,那好吧!”
小囡儿也没有说什么,仔细看了一番之后,发现那储物手镯还很漂亮,刚好适合女孩子佩戴。
“萧叔叔,我这里还有一件储物的宝贝,空间虽然不如储物手镯,但是在纳戒之中也算是大的了,就交给萧叔叔了。跟小囡儿一样,萧叔叔也得帮我收集各种灵材,还有炼器的材料。”
徐仁又思索了一下,决定将自己在云海仙门大比中赢来的储物宝贝交给萧近山。
这段时间徐仁一直在忙碌,也就把这个茬儿给忘了
,直到今日得到了司徒血的储物手镯,他才想起来。
萧近山没有废话,他是徐家人,是徐仁的人,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徐仁,那纳戒的作用自然也是如此。
给出了两件储物宝贝之后,徐仁带着小囡儿和萧近山返回朱雀城。
大漠戈壁毕竟不是他喜欢的地方。
当然了,徐仁对戈壁其实也不陌生,所以走出戈壁回到朱雀城也不是问题。
在回朱雀城的途中,徐仁还顺道解决了之前被灵阵困住的怨灵。
当然也收走了一百五十具灵傀,还有之前布置阵法留下的阵基。
如此,徐仁这一次戈壁之行也算是圆满了,不光击杀了司徒血,还得了一些好东西。
徐仁带着小囡儿和萧近山回到朱雀城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之后了,这段时间他们走得也不着急,因此三个人还借助驭兽铜铃收服了不少妖兽。
虽然现在朱雀城的战事已经算是完结了,可是谁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其他人来攻打朱雀城。多说服一些妖兽以作备用总是好的。
到了朱雀城之后,徐仁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尤其在知道徐仁已经成功击杀了司徒血之后,朱雀城的所有将士都兴奋地大吼起来。
这一仗,朱雀城的守军其实打得挺憋屈的,那司徒血的手段着实难对付,若朱雀城只有他们而没有徐仁,恐怕早就落在那司徒血的手上了。
更为重要的事,那司徒血曾经亲口承认就是算计了老城主,致使老城主未至花甲便横死于朱雀城,这让所有守城的将士都憋着一股气,如今徐仁将那司徒血击杀了,也就等于给老城主常骁报仇了,这些守城将士们心头憋得那口气也终于可以消散了。
常生在得知司徒血已死之后更是激动,常骁是他的父亲,是他的至亲之人,却被那司徒血给算计死了。所以,若说这世上最恨司徒血,最想让司徒血死的人无疑就是常生。
只可惜常生也知道,自己的本事有限,根本无法手刃仇人。好在徐仁帮他做到了,虽然不能亲手手刃仇人多少还会有些遗憾,但是知道是自己最尊敬的人杀了自己的仇人,常生的心里还是觉得非常畅快的。
接下来朱雀城便开始全城庆功,虽然此战朱雀城死伤不少,可是这却是一场非常有意义的胜利,因为此战之后大炎王朝再想组织起成规模的攻势可就不那么容易了。甚至,那大炎王朝有可能因为此战彻底向大宁王朝低头。所以,无论是对于朱雀城,还是对于整个大宁王朝,朱雀城的这一场胜利都具有重大的意义,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徐仁也没多说什么,想必朱雀城的将士包括百姓也需要这样一场庆功来恢复士气。
这一夜,徐仁又喝了不少酒。
在以前,他觉得每个守城的将士都是英雄,今日他除了认为那些将士都是英雄,也觉得朱雀城的百姓也同样都是英雄。
要是没有百姓为城头的兵将之作隔绝瘟毒的面罩,朱雀城也不可能守住。
他徐仁纵然本事再大,那也只是一个人,一个人根本无法抵挡大炎王朝的几十万大军,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怨灵。
朱雀城的兵将又喝倒了不少,前一次庆功,他们心里对徐仁多少还有些不服气,可这一次不同了,他们只要看到徐仁举起酒杯,就感觉看到了光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