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玄霄仙君

第五百零二章 古仙晚年的葬曲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天门峰,绮云洞。
柳元正罕有的在静室中进行了短暂的闭关。
此时间,度生山河图高悬在柳元正的天顶,在以宝图为中央天元的镇压下,柳元正的气运庆云,甚至比数日前在承道殿中展现的还要孱弱。
自西行历劫而始,柳元正这些年中累积的气运之力,除去回馈给师门的那一部分,剩下的,已经尽数被柳元正炼化。
昔日两界山前开劫,柳元正曾经将宝图镇压的气运累积到过某种绝巅,甚至是超限,需要镇教道器以道子气运为牵系,隔空镇压,才将那雄浑的气运镇压入庆云之中,彼时,柳元正便曾经感受过气运之力化作濯濯清流,洗涤周身的感觉。
那是从道躯的根髓处进行灵性的蕴养,故而气血愈发舒泰,故而思感愈发磅礴。
至于今日,伴随着阴冥界中长达六年之久的静坐修行,柳元正到底还是琢磨出了一门以气运之力为源头,用以炼化蕴养阴灵的秘法。
于是,柳元正这些年中累积的雄浑气运之力,便也有了用武之处,诚然,如今气运之力凋敝至此,对于柳元正而言也是极大的损耗,但道人感应着自身紫府之道的变化,遂也觉得这样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先天紫府之道开辟的道法天地之中,已经晋升入先天灵宝品阶的道兵旗自天地四极显照,柳元正以神念探究而去,伴随着磅礴的气运之力蕴养,昔日柳元正炼化的四象道兵,皆已晋入筑基境界巅峰。
这不是某一尊阴灵,而是四象道兵全部晋入了这样的境界,再辅以无上玄门阵法的配合,辅以先天灵宝品阶道兵旗的统御,只以阴灵道兵视之,都已经是柳元正手中的一大战力。
更何况,四象道兵,本就和柳元正的紫府境界修行息息相关,于外看,地火水风定住混沌须弥,是在不断拓宽柳元正道法天地的极限,而先天紫府乃道法天地之根源,这拓宽的是柳元正此境界的上限,更是紫府道宫的底蕴累积;于内看,四象道兵各列一元之数,他们愈强,则灵韵愈盛,于是每一息之间,便有更胜往昔雄浑的香火之力诞生,经极阴之火炼化,蕴养神魔祭器,蕴养纯阳法身。
再加上柳元正脊柱大龙炼化妖神龙相,无时无刻不在汲取煞炁,壮大先天紫府之中的极阴之火。
至于此刻,每一息过去,柳元正自身的法力都更盛往昔一分,寿命不绝,则经久不息。
此刻,柳元正抬起头,感应着度生山河图下孱弱的气运庆云。
道人的眼眸深处,一道黝黑的劫雷一闪而逝。
“差不多这就是极限了,再炼化下去,无有足够的气运加身,我怕是要连遭灾厄,运途不顺了……正好,也到了赴白阳法会的时候了,希望能有更多的收获……”
轻声呢喃着,柳元正取出烫金请帖来,看了一眼之后,又翻手收起。
下一刻,柳元正缓缓起身,一步踏出时,道法天地之力包裹周身,没甚么气机波动,整个人却已经消融于天地壁垒之中,再现身时,道人早已经脚踏虚空乱流,立足在了岳霆仙山之外。
云海浩渺,罡风凛冽,柳元正清瘦的身影踏在浪头之上,恍若柳絮浮萍,随波逐流,可这又仿佛是一门极高明的遁法,上一瞬,柳元正海立足在原地,下一瞬,便唯天边还残存着一道碧蓝色的背影。
云海之下,则是那条贯穿了中土,滋养了万物群生的大通河。
逆流而西行。
柳元正走得是昔年西行历劫时的旧路。
一条所有知道无量量劫的人,都有迹可循的路。
不多时,云霞山便浮现在了柳元正的视野之中,道人面露感怀神色,这是他昔年破三阳龙华锁天阵的地方。
下一瞬,柳元正猛地止住了遁光,凌空而立在原地,冷漠的抬起头来。
云海之上,不远处,一道苍老的身影,身披灰白道袍,拦住了柳元正的去路。
相顾无言。
数息之后,柳元正似是嗤笑,又似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贫道大抵真的与西方犯冲,自我修行而始,算上这一次,也就往西边来了三回,头一回是历劫,二一回是太华法会,三一回便是此次白阳法会,莫论是来做甚么,莫论是去哪儿,总有拦路的杀劫等我,也不知是这边儿风水不好,还是贫道运气太差……”
话是这般说,柳元正的脸上却没有多少的笑意,自始至终都在用冰冷的目光凝视着不远处的那道苍老身影。
冥冥之中,他已经感应到了从宝图之中传来的某种气机牵系,倘若元道老真人所言不假,那么立身在柳元正面前的,便是自古玄门时代便已经证道的残阳老人了。
曾经一代人里的棋画双绝,传说中度生山河图炼法的源头。
残阳老人在以震动宝图的方式,锁定着柳元正的身形,经了一场尘世诸修见证的雷劫,如今大约世上所有的修士都明白柳元正在遁法神通一道的造诣。
面对柳元正的自嘲,残阳老人无动于衷。
罡风席卷,宽大的道袍中笼罩出老道干瘪的身躯来,他身上仿佛已经没有了多少的血肉,整个人像个旗杆一样的飘摇在狂风之中,散发着阴翳而腐朽的气息。
下一刻,老道艰难的滑动着喉咙,喑哑的声音恍若金石摩擦一般刺耳。
“你来之前的时候,老朽有想过的,只是劝你回去,白阳宗入玄不是不好,可如今不是对的时候,少了诸禅,再想开大争之世,到时候就得是玄门里诸圣地大教互相讨教,一个不好便是中土内乱,可此刻见了你,老朽便明白,似你这等道心坚韧之辈,甚么样的话都是无用的,既然如此,好后生,莫怪老朽以大欺小了。”
这一回,柳元正真的是在嗤笑了。
“不是对的时候?那甚么时候才是对的?再等一场玄门之祸?再等上万把年头,然后一群猪猡转世重修,美其名曰为前尘往事纠错?贫道看过前辈的棋谱,以您老的智慧通明,不该说这样的话。”
闻言,老道遂也像鬼哭般咧嘴一笑。
“我知道,我明白,我该再等一等的,大争之世不说,你也在开新道,走在一条古今未有的路上,可我没时间继续等了,你大约不知道,老朽是古玄门初时的修士,后来为了避器道之争,这才仓促证道,却有了瑕疵,没了证道仙君的机会。
大约有几十年了,常有冥冥中的道音在老朽的心头传递,恍惚之中,我像是看到了自身道果的崩溃,看到了挂在其上的蛛网裂纹,那声音太渗人了,像是古仙的葬曲,也许下一刻,我这个人,便也似一阵风一样,烟消云散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