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就是超级警察 > 1495、蹊跷尸体

救援行动持续了一天一夜,由于台风北上,江南市的整体天气,也逐渐趋于平稳。
由于西泽水库开闸泄洪,因此也保证了西泽水库的整体安全。
在经过技术专家的一致检查之后,所有人都松上一口重气。
西泽水库旁,一名中年地中海男子,取下眼镜擦上两下,重新架在鼻梁上,缓缓说道:
“西泽水库,总体上还是安全的,这几条裂缝,不会对西泽水库整体造成溃堤情况。”
“不过,这也是初步判断,今后今天,我们也会派出其他专家组,对西泽水库的情况进行反复论证。”
“如果需要重新翻修,我们也会给出具体方案。”
“刘主任。”西泽镇镇长紧紧握住地中海男子的双手,也是一脸感激道:“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为了泄洪,我们西泽镇付出了太多。”
“我知道,辛苦你们西泽镇的同志们,也感谢你们西泽镇的付出。”
刘主任拍拍镇长的手背,扭头看向众多救援队代表,也是不由感慨道:“西泽水库保住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现在大水也在缓缓下降,最重要的,就是帮助西泽镇居民重返家园。”
“放心吧。”一名武警少校走出来道:“暂时转移出去的西泽镇居民,我们会尽快把他们接回来。”
“另外,清理附近主要道路的淤泥情况,也可以交给我们。”
“还有我们。”另一名消防救援队指挥员说。
镇长看向大家,也是默默点头,对着大家鞠躬感谢:“前沿完全,都无法表达我对你们的感谢,总之,我代表西泽镇全体居民,感谢你们,感谢你们这些救援队,在为难时刻,对我们西泽镇居民的救助。”
“我也要感谢那些无偿捐助物资的好心人,感谢他们对我们西泽镇的帮助……”
镇长一直在大坝上滔滔不绝,但说话带着哽咽。
西泽镇被大水淹没,损失惨重,镇长心里难受。
可看着大水退去,天气也逐渐好转。
各路救援队,已经前来支援的爱心人士,镇长的心理也是充满感激。
顾晨主动走上前,也是安慰着说道:“放心吧,市里已经在积极的调派物资,很快就有大量物资运进西泽镇。”
“另外,西泽镇这边,也应该尽快统计出受损情况,积极反应上去,上头应该会给予你们这边很大支持,尤其是重建方面。”
“对,说的很对。”镇长恍然大悟,从刚才的难受心情中缓过神来,也是拍拍顾晨肩膀,面带微笑道:
“警察同志,这次感谢你们,我手里现在还有很多工作要展开,可能对你们这些救援队招待不周,还请你们见谅。”
“没关系的,我们来这,就是来帮助你们的,你不用管我们。”顾晨也是跟镇长客气一番。
毕竟顾晨现在看得出,镇长心里憋屈。
满目疮痍的西泽镇,此刻已经够让镇长操心的。
作为地方父母官,谁也不希望自己所在辖区变成这番模样,因此镇长在跟众人交流的同时,一直在强行压制着自己悲伤的心情。
这点对于顾晨来说,早已将镇长看得透彻。
镇长吸了吸鼻子,擦掉眼角的泪珠,也是强颜欢笑道:“听说你父亲是开副食品超市的,这次我们西泽镇水灾,他直接拉来一货车的物资,无偿捐赠给我们西泽镇,有这事吗?”
“举手之劳罢了。”顾晨闻言镇长说辞,也是淡淡一笑,回复着道:“我爸常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大家都是炎黄子孙,又都是江南市老乡。”
“西泽镇遭遇水灾,他看着揪心,想着西泽镇这边,可能迫切需要食物和水,还有一些生活物资。”
“所以他也没想太多,就叫了一辆大货车,直接把物资拉了过来。”
“谢谢,真是太感谢了。”镇长右手重重的拍在顾晨肩膀上,也是不由分说道:“你跟你父亲的事迹,我们会记住的……”
顾晨刚想回复一下,可瞬间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对着镇长微微一下,顾晨直接掏出手机,划开接听键。
也就在此时,电话那头的王警官也是一脸焦急的道:“顾晨,你赶紧过来,你要找的那位老人,我们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听到这个好消息,顾晨也是兴奋不已,忙道:“他现在还好吗?”
电话那头的王警官,也是一声叹息道:“很可惜,他现在已经死了,尸体我们已经把他从水里捞了上来。”
“什么?人死了?”听到这个消息,顾晨脑袋瞬间发懵。
之前顾晨还想着,继续组织人员力量,进一步搜索那名失踪老人的下落。
可现在看来,人是找着了,可人却也没了。
这个结果,并不是顾晨想看到的。
带着沉重的心情,顾晨直接对着镇长和其他救援队领队解释道:“我现在要去处理一件事情,我得先走了。”
“好。”
“顾队,路滑小心。”
“顾队慢走。”
……
大家看着顾晨快速离开的背影,也都不约而同的走上前,对着顾晨方向一阵感慨。
“他这么年轻就已经是刑侦队队长了。”
“这家伙前途不可限量啊。”
“是啊,家境也不错,老爹一捐就是一卡车的物资,这家人都挺正能量的。”
“顾晨?嗯,好像经常在媒体上看见过,还想我家小区外头的警队宣传海报就是他。”
……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都开始讨论起顾晨的情况。
但更多人是带着羡慕的心情。
而另一边,当顾晨接到王警官的电话后,便马不停蹄的往山下赶去。
一路狂奔,终于以最快速度来到了西泽镇中心小学。
此时此刻,西泽镇中心小学的门口位置,一位老人正躺在一张塑料布上。
围观群众也被警方隔开,但大家依然对这位老人颇感好奇。
“怎么样?”顾晨小跑过来,推开几名年轻学警,直接来到老人面前。
卢薇薇扭头小声回道:“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位失踪的老人。”
“你们是怎么找到他的?”顾晨取出白手套戴上,赶紧蹲在老人面前检查起来。
袁莎莎则回复着说:“我带着几位学弟去下游寻找时,发现有具尸体挂在河水旁边的一处大树旁。”
“因为当时河水上涨的缘故,加上树枝带着钩状结构,把人钩在那边,所以我们就一起过去,把尸体运送回来。”
“那你们是怎么确定,这位老人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人呢?”顾晨又问。
卢薇薇抢答道:“我们问过待在西泽镇中心小学的这帮人,有好几个是河对岸那个村庄的,他们告诉我们,这就是那个独自住在老屋的老人。”
“怎么会这样?”听闻卢薇薇说辞,顾晨一时间难以接受。
要知道,按照之前的说法,老人应该是水性不错,甚至村里不少人开始学游泳,都是向这位老人取经。
可现在,大水无情,竟然送走了这位老人。
感觉有些惋惜,顾晨也是不由感慨道:“太可惜了,如果当时我们有发现这位老人就好了,可是,明明我们当时就在老人家周围,可我们怎么就没发现这位老人入水呢?”
“可能是因为当时狂风暴雨,噪音很大的缘故吧,顾队,你也不用自责。”
一名警校学员,见顾晨有些自责,也是赶紧走过来安慰两句。
虽然这名学警说的有些道理,但其实顾晨非常清楚。
自己拥有大师级观察力,对周围细节和动静的观察,那是常人的好几倍。
即便是在狂风暴雨的环境中,其实顾晨依然可以听到任何呼叫。
哪怕当时这位入水的老人,只要大叫一声,哪怕仅有一句,顾晨也可以快速锁定老人的方位。
但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并且,老人入水,比如会有巨大的动静。
可光这一点来说,顾晨依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因此这名学警的安慰,在顾晨看来,反倒觉得有些可疑。
看着老人身体被浊水浸泡,顾晨简单检查了一下老人的身体,却突然发现,老人的尸体情况似乎有些异常。
“不对呀。”
“怎么了?”听顾晨这么一说,王警官赶紧凑上前,追问顾晨道:“有什么问题吗?”
“尸体……好像有点不太对劲。”顾晨反复观察老人的面部特征,随后又检查了老人的指甲,以及其他关键部位。
卢薇薇凑上前问:“难道是死亡时间不对?”
“你说对了。”闻言卢薇薇说辞,顾晨直接附和着道:“我们参与救援,从昨日的白天一直持续道今天,时间上来说,差不多一天一夜。”
低头看了眼手表,顾晨又道:“从时间上来说,从昨日我们发现这位老人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坐在房顶上开始,到现在也就24小时左右,最多不会超过25个小时。”
“但是从现在这位老人的死亡特征来看,似乎远远超过这个时间。”
“什……什么?”听闻顾晨说辞,身边几名学警顿时目光一怔,感觉有些细思极恐。
袁莎莎也是弱弱的问:“顾师兄,那按你这意思,这个老人早就死了?在我们发现他之前就已经……”
“嘘!”顾晨做了一个嘘声动作,扭头看了眼身后位置。
此时此刻,群众都被隔离开来,并没有围拢在身边。
但各种议论还是有的。
嘈杂声掩盖一切。
顾晨对着身边几名学警提示道:“我刚才说的这些,只是我目前的推测,但是在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之前,也请你们管好自己的嘴巴,明不明白?”
“明白!”
几名学警闻言,齐齐点头。
大家都明白顾晨的意思。
顾晨则是回过头,继续检查老人的尸体,也是不由感慨道:“或许是因为尸体泡水的缘故,可能在判断上会有一些误差,需要在借助一些辅助工具,对这具尸体做进一步检测。”
“送去技术科,让高川枫做硅藻检测吧。”王警官说。
“可以。”顾晨默默点头,这似乎也是最好的办法。
想了想,顾晨转身对袁莎莎道:“对了小袁,这具尸体,你们是在哪里发现的,现在能不能再带我过去一趟?”
“可以啊,距离这里有些距离,如果顾师兄要去,我可以带你们过去。”
袁莎莎从顾晨的口气中听出了异常,似乎也对这位老人的死亡产生质疑。
顾晨扭头看向其他几名学警,叮嘱道:“再找点东西,把尸体盖一下,不要让这些群众靠近。”
“在我们没有回来之前,不要让任何人动尸体,明不明白?”
“明白!”
似乎是感觉情况不对,几名学警也是狠狠点头,小声附和。
随后,顾晨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道,坐着皮划艇,开始往刚才发现尸体的位置行驶过去。
15分钟后,袁莎莎放慢了皮划艇的行驶速度,也是对着岸边反复确认,但是并没有立马做出最后的结论。
卢薇薇见袁莎莎寻找有些困难,也是好奇问道:“小袁,找不着了吗?”
“不会的,我记得就在这片区域,但是具体在那,容我再观察一下。”
话音刚落,袁莎莎忽然对着一处地点眼睛一亮,赶紧说道:“对,就是那里,尸体就是在那里发现的。”
“是这里吗?”顾晨随着袁莎莎的指引方向,也是指向前方确认的问。
袁莎莎狠狠点头:“没错,为了把尸体从挂着的树枝上弄下来,我们还把那根结实的树枝跟折断了,就是这个位置。”
给出了明确的折断痕迹,顾晨立马将皮划艇缓缓靠近,直到可以跟岸边相靠。
刚一靠岸,顾晨便跳入水中,直接爬到岸边位置。
卢薇薇见状,也是紧跟其后,随后是袁莎莎。
王警官不想过来凑热闹,于是待在皮划艇上。
此时此刻,顾晨走到大树旁,围绕大树左右观察。
说来也巧,这可大树长在岸边,尤其是大树的根部位置,甚至沿着岸边伸展,直接向水中蔓延。
由于大树的枝干比较解释,因此顾晨看得出,袁莎莎几人要折断树枝,将尸体捞上皮划艇,显然是费了一番周折的。
“小袁。”顾晨扭头看了眼袁莎莎。
袁莎莎立马回道:“顾师兄,什么事?”
“把你们当时的情况给我复述一遍,越详细越好。”顾晨说。
袁莎莎点头嗯道:“我们当时根据你的要求,积极在下游方向寻找老人的踪迹。”
“后来有位师弟眼睛好,直接就发现岸边位置,似乎漂浮着一具尸体。”
“所以我们当时没有多想,直接驾驶着皮划艇就靠了过去。”
“然后呢?”顾晨又问。
“然后?”袁莎莎一愣,赶紧回复:“然后我们就发现,被挂在岸边的,是一位老人的尸体,看上去像是溺水的样子。”
“我们准备展开救援时,发现他头朝水面,整个人压根就没了呼吸,所以就想把老人的尸体捞上皮划艇,然后带回来。”
“过程中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顾晨抬头又问。
“可疑情况?”袁莎莎摸摸脑袋,也是有些迟疑道:“要说有什么特殊情况,好像也没有吧,哦对了,就是尸体被挂在树枝和树根上,救助的时候有些困难。”
“没错。”王警官看着大树的结构,也是发表自己的看法道:“这棵树的确很奇葩,枝干往水里生长,树根也在向水中蔓延。”
“如果说,没有这棵大树的话,说不定这位老人的尸体,还会继续一路漂浮,往下游更远的地方飘过去呢。”
“是啊。”王警官的一句话,也彻底点醒了顾晨。
顾晨站起身,摸着被袁莎莎几人折断的大树枝干,也是不由分说道:“所以小袁,当时这位老人的尸体,是被这些东西死死勾住对吗?”
“对呀,勾得死死的,很难取下来,感觉就跟钉在上面一模一样。”
袁莎莎也是见刚才的救援经历,一五一十的跟顾晨交代清楚。
而顾晨通过这些枝干的折痕,也能大概看出,当时老人的尸体,应该处于什么样的姿势被勾住。
短暂思考几秒后,顾晨忽然站起身,与众人分享心得道:“这些情况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位老人水性很好,这才是关键。”
“一个水性很好的人,为什么会淹死在水中?就昨天那种情况,他完全可以游泳自救。”
“我想但凡学过一些游泳的人,努力将自己游到岸边,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可是……”
“顾师弟。”还不等顾晨把话说完,卢薇薇则赶紧附和着道:“我现在也感觉,这位老人的死越来越蹊跷,你看。”
指着面前几处被这段的粗壮枝干,卢薇薇也是发表看法道:“这几根树枝,不太像是正好尸体漂浮过来,然后勾住的那样。”
“那你觉得是哪样?”坐在皮划艇上的王警官,也是一脸好奇的问道。
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道:“我感觉,从结构位置来看,倒是有点像被人刻意固定的样子。”
“刻意固定?卢师姐,你是说,尸体是被人刻意固定在这个位置?”袁莎莎闻言卢薇薇说辞,似乎感觉有些天方夜谭。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